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 > 魂散独木桥

魂散独木桥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29 08:51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1
    程伟暗恋着冯紫薇,却从不敢表白。冯紫薇是个冰美人,对谁都冷着一张脸。程伟只怕鲁莽表白会被她一通奚落,那可真是脸面无存啊。他只能偷偷关注着她,医院鬼故事,时常到她的空间看看。
    这天晚上,他又进到冯紫薇的空间里。只见冯紫薇更新了一篇博客,上面是张筷子的照片,下面只有两行字:“我的筷子丢了一根,很郁闷。谁能帮我找到呢?”程伟很想帮她找到那根筷子,却无从下手。
    他们单位使用统一的餐具,都是不锈钢的盘子和筷子,根本没有木筷子。她的筷子只能是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弄丢的,他怎么好跑到她家里去帮她找筷子?再说,就是他肯去,冯紫薇也不让啊!他眼珠儿一转,忽然有了一个绝顶聪明的主意:帮她买一双新筷子!
    第二天上午,程伟就趁着外出的当儿,跑到超市里买回了一双新筷子。他不敢当面送给冯紫薇,只能趁她不在办公室的时候,鬼故事,悄悄放到了她的办公桌上。冯紫薇就在他的隔壁,中间只隔着一层玻璃,那边的声音他听不到,但动作他能看清。他悄悄观察着。
    冯紫薇回来了,见到桌子上的筷子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就抓起来扔进了桌子下面的垃圾篓里。程伟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。他忽然间也想明白了,冯紫薇一定是对那双筷子有特殊的感情,丢了一支才会这么难过。不然,她随便就能买双新筷子,还用到网上去说?程伟郁闷极了。他调出冯紫薇的那张照片来仔细看着,却也看不出端倪。
    主管大姜来给他布置工作,见他看得那么专心,也凑到他身后看着,程伟竟没发觉。大姜看了看那支筷子,感叹地说:“真是讲究啊,连筷子都这么雅致。这根筷子少说也得值几千吧?难怪她那么心疼。”程伟不觉一惊:“你说什么,这支筷子值几千块?”大姜撇撇嘴说:“那是往少了说。这是正宗的檀木,现在已经很少见了。甄总家有许多檀木,不知道有没有能配上这根筷子的。”
    程伟舍下脸来,找到了甄总。甄总是收藏名贵珍木的行家,他看了看照片就点点头说,这根筷子确实是名贵的檀木筷,他手里也确实有些檀木,但色泽材质却和这根筷子配不上。他想了想,就给程伟建议说,本市所辖的林峰县是出产檀木的地方,有些人家就存着檀木做成的老物件,你看有和这筷子相符的,就收过来,也不会太贵。
    程伟心头一喜,因为他老家就是林峰县的,他老爸还是个木匠,经常走街串巷地去给人做家具,他一定能接触到很多老物件。他马上请了年假,带着那支筷子的照片,赶回林峰县老家去了……


    2
    程家的手艺是祖传下来的,到了程伟的老爸程思连这辈儿,还恪守着祖训,学了一手不错的手艺,远近闻名。可程伟上学出息了,到城里找了工作,就不肯再学木匠了,老爸也没有强求他。
    程伟把那张照片递给老爸看:“爸,你帮我配一支筷子吧。”
    程思连看了看筷子,摇了摇头说:“这个筷子不能配。”
    程伟愣住了:“为啥?”
    老爸这才告诉他说,民间有个说法,一双筷子表示一对夫妻,所谓筷子成双人成对,就是说筷子生下来就该是一双一双的,人也是夫妻成对的。她那支筷子丢了,自然该有个拿着那支筷子的人来找她,不该用人力来硬配。程伟从鼻孔里轻哼一声说:“我要是不努力,她怎么会跟我?我就是要靠人力来改变命运。”老爸摇了摇头,明显是不肯帮他。
    程伟就揣上钱包,四处寻访。
    晚上回来,他肩上就扛着一把椅子。他觉得这把椅子的材质和那支筷子很像,一进门就把椅子放到堂屋,然后就去跟老爸要工具。程思连出门来看到那把椅子,摇了摇头说,这把椅子不是檀木的。程伟无奈地说,白花了1000块钱,明天再接着去寻访吧。程思连一听说一把破椅子花了1000块,惊得跳起来说:“一把破椅子花了1000块?你这真是造孽呀!”
    程伟一摊手说:“我不懂啊,只有多花冤枉钱了。”
    程思连看儿子决心已定,自己再不帮他,他还不定会花多少冤枉钱呢,就叹了一口气,叫过他,郑重地问他:“我问你,我要是帮你配上了这支筷子,她真跟你好了,你能保证永远对她好,绝不反悔?”程伟点了点头说:“只要她能跟我好,我愿意跟她白头到老,绝无二心。”程思连点了点头,看看外面天色已黑,就拿上一把锯子,带着他出了门。
   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门口的独木桥前。原来,程伟家住在一面小山坡下,门前有一条河,五六米宽,也不是很深,河上面有一根独木桥,也不知已经在那里摆设了多少年,浑身黝黑,早已不见纹理,更看不出是什么木质。程家人出门或是回家,都要过独木桥。
    程思连看了看那根独木桥,就在一头上比划了一阵子,然后用锯子锯下了一条木头,临走之前又从旁边摸起一团泥巴,把那块新锯的地方给糊上了。他把木条拿回房里,就着灯光,用刻刀加工成筷子形状,然后递给程伟,让他拿砂纸去磨。什么时候把表面磨光滑了,送给冯紫薇就是了。程伟惊得下巴险些掉到地上,哆哆嗦嗦地问道:“爸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咱家那根独木桥,是檀……”
    他的话还没说完,程思连就捂住了他的嘴巴,小声说:“这事儿只有我知道你知道,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啊!”程伟连忙点头答应。程思连这才放开手,小声告诉他说,那根独木桥就是程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。老祖宗有旨意,这根老檀木价值连城,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不要打它的主意,最好是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。程伟懊悔地说:“咱家老祖宗真是傻呀!有这么个大财宝做本钱,干什么不发了?何至于还在这穷乡僻壤吃苦受罪!”程思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:“大财招灾,巨财惹祸!咱家现在的日子不是挺好吗?我可告诉你,不许打它的主意!”
    程伟连忙点头答应。老爸能锯下一条来圆他的爱情之梦,他已经够知足了。他也没工夫想别的,赶紧回到自己房里,用砂纸打磨着那根木条。直到后半夜,木条终于打磨光滑了,跟照片上那支筷子别无二致,他这才把筷子放到枕边,酣然入梦。
    程伟回到公司,把那支筷子悄悄放到冯紫薇的办公桌上。冯紫薇一回来就看到了。她捧着筷子看着看着,竟激动得流下泪来。她跑到程伟的办公室,大声问他:“程伟,我想做你的女朋友,你愿意吗?”程伟使劲地点着头。冯紫薇跑到他面前,抱住他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程伟幸福得差点晕过去。
    从那以后,两个人就出双入对,形影不离了……


    3
    甄总听说程伟和冯紫薇谈上了恋爱,大感好奇,侧面一打听,才知道是程伟配上了冯紫薇那根筷子。他本来就对檀木情有独钟,恋木成癖,这一听说程伟找到了檀木,更是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。他马上把程伟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问他怎么找来的那根檀木筷子。
    程伟是个聪明人,早就料到他只要跟冯紫薇一好,肯定就会传出那对筷子的佳话,也定会让甄总动心。他预先编好了一套瞎话,说是收了十几个老物件,终于找到了一件檀木的,取下其中一段,做成了筷子。不想甄总却说:“我放你两天假,你去把余下的檀木给我找来吧,我花大价钱买。”
    程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    甄总拍了拍他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年轻人,你真把自己的前途视为儿戏了。你不知道吧?我最讨厌说谎话的人!”说完,他就冷下脸来让程伟出去。程伟心里忽然一沉。他明白,从此以后,他在甄总心目中的地位大跌,再也别想往上升了。
    刚一下班,冯紫薇就蹦蹦跳跳地过来找程伟。自从和程伟谈上恋爱以后,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再也不是那样一副冷面孔了,每天高高兴兴的,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儿。她也很爱程伟,时刻都想跟他在一起。她见程伟沉着个脸,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程伟带着她出来,这才跟她说了甄总的事。
    冯紫薇当时问过程伟怎么弄到的那支筷子,程伟也是这么说的,让冯紫薇感动极了。她就给程伟出主意说,那就把那件老物件找来,送给他不就得啦。程伟叹了口气,看看实在瞒不过去了,就把那根独木桥的事跟她说了。冯紫薇一听,嘴巴都张成了O型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眼睛里闪着光,感叹着说:“价值连城啊,真的吗?”
    程伟说:“当然是真的。我老爸又不会骗我。但那东西太值钱了,让别人知道了会招灾惹祸,所以不能对别人说。你也要保守这个秘密啊。”冯紫薇连忙点着头说:“当然当然。”冯紫薇脑子好使,很快就给他想出了一个主意,让他老爸去收件檀木物件,锯下一条来,把余下的送给甄总。程伟一想,也没别的路好走了,只好这么办了。
    晚上,他就给老爸打电话,说明了情形。程思连一听就直叹气,后悔不该帮儿子,结果事情越来越多。但眼下也没别的好办法,他只好答应了。但去找个檀木的老物件也不是件简单的事,他只能尽力而为了。
    三天后,程思连给程伟打来电话,说物件找到了。程伟赶紧回了趟老家,又让老爸把那老物件锯掉了筷子长的一段。他搬着那件老物件就回了城。
    一进城,他就给甄总打了电话,说那个老物件拿来了。甄总很高兴,,让他直接送到自己家去。程伟问清了他家的地址,就赶了过去。
    甄总家住的是一套别墅。甄总没在家,他的女儿甄菲菲热情地接待了他。程伟还是第一次见到甄菲菲,没想到她长得跟天仙一样美,身材妖娆婀娜,皮肤又白又嫩,一头秀发,黑黑的眸子,跟个瓷娃娃一样,让他怦然心动。甄菲菲看他的眼神也很特别,柔柔的,含着深情的样子。程伟心里慌慌的,低着头不敢看她。甄菲菲收下了那件老物件,又大方地对他说:“你还是第一次到我家来,就参观参观我家吧。”
    说着,甄菲菲就带着他到处参观。甄总家可真大,三层的楼房,每一层都有客厅、卧室、厨房、书房、卫生间、飘窗,而且装修得很豪华。程伟看着馋得直吞口水。甄菲菲带他参观完了,要互留手机号码,程伟忙不迭地答应了。他走出了甄总家,甄总那豪华的别墅还在他眼前晃着,还有甄菲菲那迷人的微笑,他都要醉了……


    4
    程伟怎么也不会想到,甄菲菲会对他一见钟情。当天晚上,他就接到了甄菲菲的电话,甄菲菲毫不掩饰地说,她已经疯狂地喜欢上他了,希望他能给她热烈的回应。程伟吓坏了,忙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 第二天下班时,甄菲菲已在公司门口等他了。程伟本来是和冯紫薇一起出来的,甄菲菲过来就拦住了他们,不客气地对冯紫薇说:“紫薇姐,我要跟程伟吃顿饭,代表我爸爸感谢他送来了檀木,你不会反对吧?”
    冯紫薇脸色变得很难看,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:“那是应该的,我不反对。”程伟想叫她一起去,冯紫薇转身就走了。程伟想去追她,甄菲菲却拉住了他的手。甄菲菲的手又滑又软,一拉住了程伟的手,程伟就挣不脱了,定在了那里。甄菲菲再一拉,他就跟着甄菲菲上了车。
    他们来到一家饭店。甄菲菲点了很多菜,还要了两瓶红酒。她跟程伟喝了一杯红酒,热辣辣地盯着他说:“程伟,我爱上你了。咱们结婚吧。”程伟吓得一下子跳起来。甄菲菲扑过去按住了他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柔柔的身子就靠到他身上。冯伟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推开了她,对她说:“我已经有了女朋友。再说,我也不敢高攀。对不起,不奉陪了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甄菲菲在他后面喊:“你娶了我,整个公司都是你的!你一下子就变成千万富翁了!”
    程伟回到家,冯紫薇看他脸色不好,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程伟不愿多说,就想搪塞过去。冯紫薇是个聪明人,早就看出来了,就嘲讽地说:“我看她是爱上你了。不成你就娶了她吧,上千万的家产都归了你,短篇鬼故事,那是你的梦想啊!”程伟忙说:“狗屁梦想。在我心里,你才是我最重要的梦想。跟你在一起,再苦再穷我都愿意。”冯紫薇却说:“你说的不是真心话,你的眼神儿在逃避我。”
    程伟不想多说了。他心里乱七八糟的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
    第二天下午,冯紫薇却忽然失踪了。开始,程伟也没太注意,快下班的时候,他过去找她,才发现她不在,而且桌子已经收拾得很干净,重要的物品已经拿走了。程伟忙打她的电话,却已停机。他连忙赶回家,才发现冯紫薇已经拿走了她自己的东西,桌子上留着一张字条:“程伟:我走了,你不用找我,你也找不到我。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,让我们开始新生活吧。冯紫薇。”
    他正看着冯紫薇的纸条发呆,却听到一阵敲门声。他还以为是紫薇后悔了,又回来找他了,急忙去开门,长篇鬼故事,却见甄菲菲正站在门口,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笑。程伟觉得是她搞的鬼,一把揪住她的胳膊,气哼哼地问她:“紫薇走了,是不是你做的手脚?”
    甄菲菲点了点头,这才说,今天上午,她把冯紫薇约出去。她跟冯紫薇说,她爱上了程伟,希望冯紫薇能把程伟让给她。最后,她们终于达成了协议,甄菲菲出50万,冯紫薇出卖她的恋爱权,从程伟的生活中彻底消失。
    程伟听说自己的恋爱权被这两个女人买卖了,不禁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喃喃地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天下还有这么荒唐的事?”甄菲菲点了点头说:“我要当你的女朋友,谁都拦不住。”程伟连气带恨地把她扔到床上,扒去她的衣服,一下子扑到她身上,狠狠地喊着:“我让你当女朋友!我让你当女朋友!”甄菲菲却在他身下幸福地呻吟着……


    甄菲菲把她和程伟的恋情报告给老爸,却遭到甄总的强烈反对。甄总甚至放下狠话,如果甄菲菲继续和程伟恋爱,她将被赶出家门,一文不名。甄菲菲伤心极了,悲戚戚地问程伟:“我爸对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成见啊?”
    程伟叹了口气说:“我骗过他。”
    甄菲菲愣住了:“真的?你怎么能骗他呢?我爸爸最恨说谎的人了!不光是他,我也最恨说谎骗人的人!你要是不说清楚,我还真要重新考虑咱们的关系了!”
    程伟已经失去了冯紫薇,不想再失去甄菲菲。他知道甄菲菲很聪明,再编谎话怕是越编越瞎,只好把当初的苦衷如实讲了一遍。甄菲菲听完点了点头说,果然另有一根檀木。原来,当初程伟给冯紫薇配上了那支筷子,甄总问到檀木的来历,程伟说是从一件老物件上锯下来的,甄总就怀疑他说的是谎话。后来,程伟说要把那件老物件给他送来,他还怀疑这是谎话。等到程伟走了,他就清洗了那段切口,果然露出了新茬,证明那支筷子不是从这上面取的料。
    甄菲菲听程伟说他家门口的独木桥就是一根大檀木,不禁愕然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真有那么大的檀木吗?”程伟说:“当然是真的。我家老祖宗留下来的,那还能有假。”甄菲菲兴奋地说:“那你就带我爸去看看那根檀木。”
    程伟急忙摇头说:“那可不行。我爸说了,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。不然,他会跟我没完!”
    甄菲菲转着眼珠想了想,很快想出了一个主意,那就是带着他们父女两个人上门去认亲,偷偷地看看那根檀木,这样就两全其美了。
    程伟转念一想,眼下也只有这么办了。
    甄菲菲跟她老爸说了程伟不得已的实情,甄总果然愿意原谅他。甄菲菲趁热打铁,说了借上门相亲之际去看看檀木的主意,甄总也高兴地同意了。他们就定好了日子,程伟赶紧跟老爸说了,程思连自然高兴,准备迎接,忙得不亦乐乎。
    到了约好的日子,三个人就出发了。甄总让甄菲菲开车,说都是一家人,这样才显得亲近,有外人就不好了。程伟心里暗暗感激他,甄总从心里把他当成一家人,真没外看他呀。
    他们开车来到河边,程思连已经在门口张望了很久,这时候就忙着跑了过来。三个人一下车,程伟就给他们做了介绍。甄菲菲很懂事,鬼故事,甜甜地叫了一声“伯伯”,程思连连连应着,乐得满脸的皱纹都开了。程思连带着他们走过独木桥,来到家里,杀鸡宰鹅,殷勤地招待他们。
    甄总从车上拿下来两瓶五粮液,说这是他珍藏了多年的,今天遇到了亲家,才舍得拿出来喝。程思连也很高兴,跟甄总频频举杯。几个人连连干杯,很快就把两瓶酒都喝光了。酒劲上来了,几个人都醉倒了,昏昏沉沉地不省人事……


    5
    夜里,程伟睡得正香,忽然被人给推醒了。他睁眼一看,见是老爸,正想问老爸有什么事,程思连却给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带着他蹑手蹑脚地出了屋又出了门,来到门外一丛竹子后,指着独木桥对他说:“你看。”
    程伟这才看到,有几个人正在独木桥边摸索。程伟不觉一惊:“他们要偷独木桥啊!爸,咱跟他们拼了!”程思连却压低声音说:“桥是偷不走的,你看他们表演就是了。”程伟一想也对。老爸明知道这独木桥价值连城,还敢放在光天化日之下,也肯定做了手脚,以防被人偷走。他就静下心来,看那几个人在那里折腾。
    果然,那几个人忙乎了一阵子,还是搬不动独木桥,有一个人就摸出手机来打电话。片刻的工夫,就见甄总偷偷摸摸地走出来,到了独木桥边,用小手电照着,查看机关。程伟不觉一愣,喃喃地道:“怎么会是他呀?”程思连只是点了点头,却没说话。
    甄总细细地查看了一阵子,就找到了机关。原来,为了防止独木桥晃动、翻滚,两头都放置了一个大石槽固定它。别人家的石槽是平整的,程家的石槽里却有一个暗钩,钩住了木头。甄总就让那几个人摘掉了暗钩,然后就搬起了木头,往旁边停着的一辆卡车上抬去。程思连轻拍了一下手,他家的大黑狗狂吠了几声,猛地向那几个人扑去。那几个人吓得丢下木头就跑,却听到甄总“唉哟”一声惨叫,原来木头正砸在他身上!
    等到程思连喝住了黑狗,那些人回过头看甄总,却发现甄总脑浆迸裂,竟被砸死了!甄菲菲也闻讯赶了出来,见状大惊,抱住甄总哭了一通,冷静下来后就指挥那几个人把甄总的尸体抬上卡车,她钻进了轿车里。程伟忙上车坐到她身边,甄菲菲冷冰冰地说:“你上来干什么?”
    程伟忙说:“我帮你处理后事。”
    甄菲菲冷笑着说:“用得着你?哪儿凉快你到哪儿呆着去!也不撒泡尿照照,一个乡巴佬,还想吃天鹅肉,想着都恶心。”程伟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,急吼吼地问她: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甄菲菲狠狠地说:“还不是老头子威胁我,我才让你白白占了便宜!”
    原来,甄总爱檀木成癖,见程伟找到了香檀木,再一看那木头上的纹理,就断定这是一根千年古木,而且是难得一见的大木,他就想见上一见,最好能占为己有。但程伟死活不肯透露,这让他急火攻心。这时,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甄菲菲。甄菲菲一直想接手他的公司,他就跟甄菲菲说,只要她能帮自己找到这根大木,就让她当公司总经理。甄菲菲想了几天也没想出好办法,最后只好使了这招美人计,果然征服了程伟。甄总又提前安排好车辆和人手,趁着把程家父子灌醉的当口,动手盗独木桥。现在她老爸死了,她自然用不着程伟了,何况她对檀木不感兴趣,也不想要它。
    程伟只好恨巴巴地下了车,眼睁睁地看着车子开走了。
    程思连过来拉起他说:“儿子,回家睡觉吧。明天一早,还得找人把独木桥给安上呢。”程伟点了点头,跟着老爸来到河边。独木桥被那些人搬到了岸边,河上没了桥,他们只有蹚水过河了。老爸拉着他从石槽下面走,还叮嘱他说:“走好,别掉下去。”
    程伟这才发现,水底下还有一条独木桥。他这才明白,这才是真正的大檀木,上面那根桥,是老爸迷惑人用的假桥。自从老爸感觉秘密有可能泄露出去后,他就着手做了上面那根假桥,桥木两头的外侧镶上了一点檀木,把号称行家的甄总也给蒙蔽过去了……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