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 > 打开的坟墓

打开的坟墓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29 08:50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1
    刘强和他媳妇郭艳艳都是不起眼的小职员,却住着一幢豪华别墅。为什么呢?原来刘强的姑姑是个巨富,老伴去世后,因为自己无儿无女,就把远房侄儿过继来,立下公证:百年之后,所有财产都归刘强,但前提是,他必须精心照顾她直至终老。
    刘强夫妇对老姑姑是又敬又怕,心里是又惊又喜,眼看这么多财富就在自己手边,两个人做梦都能笑出声来。不久,老姑姑突然中风,半身不遂了,刘强和媳妇每天照顾病瘫的老人,渐渐开始厌烦,一次郭艳艳在刷便盆里不禁骂了一句:这老不死的。刘强赶紧掩住了她的嘴:姑奶奶,小声点!老太太瘫了,可没糊涂!要是她再把遗嘱改了,咱俩可啥也得不着!郭艳艳哼了一下,不吱声了。就在这时,从厨房门口探进个小脑袋,正是刘强十三岁的儿子彬彬:我可都听见了。刘强回身就抓:你个臭小子,要是说出去,你的出国梦,你的零花钱全没了!请记住鬼故事网的网站地址,方便下次访问。
    2
    郭艳艳早就注意到商场旁边有个开画店的,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在卖画,她去看过几次,画得还过得去,这天她趁周围没人就走了过去。卖画的赶紧招呼:您想画什么?郭艳艳从包里拿出一幅画:照着这个画一幅一模一样的,只是……她压低了声音。卖画的听完身子抖了一下,然后咧开嘴呲着一嘴的黄牙:不画!郭艳艳掏出五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,卖画的还是摇头。郭艳艳又掏出五张来:这些算订金,画好了我再付另一半!卖画的眨眨眼,一把抓起钱:好,我画!郭艳艳胜利地笑了,“一个星期后我来取。”她迅速地收起原画,嗒嗒地走了。卖画的铺开了纸,一边画一边喃喃:伤天害理呀……


    3
    一个星期后,正是老姑姑的生日,刘强特意请了假早早回来,夫妻两个在厨房里忙了半天,端上一大桌子酒菜。郭艳艳把老姑姑从卧室里推出来,两个人恭恭敬敬给老太太祝寿。老太太心里很是满意,颤微微地说:这些年我拖累你们两个了。郭艳艳乖巧地给老人夹菜:姑姑,看您说的,刘强他从小就没了父母,我妈去得也早,我们早就把您当成自己的亲妈了。老太太感慨地叹口气,“唉,你姑父在的时候,一直为没儿没女发愁,现在可好了,有儿又有女了。”郭艳艳掐了一把旁边的彬彬,孩子立刻站起来偎过去:姑奶,你还有我呢。我会照顾你一辈子。这一下,把个老太太感动得眼泪都下来了。
    吃完了晚饭,天色也晚了,外面开始淅沥地下起雨来。郭艳艳先把孩子打发去睡,然后趁刘强陪老太太聊天的功夫去给老姑姑铺好了床。刘强把老太太推进卧室,转身去打洗脚水。就在这时,忽听老人大叫了一声,他冲过去一看,老太太已仰在椅上不省人事。他慌忙拔了急救电话。
    姑姑被抢救过来了,只是神色憔悴,眼里满是恐惧。从医院接回来之后,她就成天盯着卧室里挂的那幅画发呆。老伴在世时,两个人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买了一块墓地,特意找人将那里的风景画了下来。老伴去世后就葬在那里。老太太把画挂在房里,就象每天都陪着老伴一样。刘强见老太太看得伤心,知道她又在想姑父了,想劝劝她,老太太忽然盯着他问:强儿,你看这幅画有什么不一样吗?刘强看了看:和以前一样啊。老太太长吁口气:可能是我眼睛花了。


    4
    又是一个电闪雷鸣之夜,鬼故事,四口人看了会儿电视,郭艳艳早早就打发彬彬去自己卧室,然后就去给老太太铺床,长篇鬼故事,刘强推姑姑进去,转身又去打洗脚水。当他端着水进来时,看见老太太一脸惊恐地呆在椅子上。“姑姑,你怎么了?”刘强把一盆水都洒在了地上。郭艳艳听到声音,拿着块大抹布赶了进来,两个人围着老太太又揉又喊,姑姑终于缓过来,颤抖地指着墙上的画:你们看,快看!两个人回过头去,画上安安静静的,和平时一样。老太太眼里也全是疑惑:刚才我眼睛又花了?
    老姑姑变得越来越瘦弱了,整天的不说话,只是看着画发呆。十月三十一号,正是姑父的祭日,彬彬打来电话说要和同学出去过什么万圣节,郭艳艳叮嘱:早点回来,别玩儿得太晚了。放下电话,她看到天色有些阴暗,心想,正好,灵异鬼故事,趁孩子今天晚上不在家,干脆,都了结了吧。到了晚上,忽然下起雨来,姑姑一直精神恍惚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忽然一道闪电,惊雷劈下来,震得玻璃都嗡嗡作响。老姑姑好象突然想起什么,喊:推我回房去!刘强赶紧送她过去,老太太进了门就向那幅画望去,一见之下便大叫一声:他来找我了!便晕了过去。刘强手忙脚乱之际,向墙上瞥了一眼,猛然见原来平静的画面上突然出现一个打开的坟墓,若隐若现的似有两只手伸出来,好象在招唤。
    郭艳艳叫到声音也跑了进来,这时,老太太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了。“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!”郭艳艳跳起来就往外跑,经过墙边时停了一下。刘强回过头去,果然,墙上的那幅画已经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一会儿,厨房里隐隐飘来烧东西的味道。刘强忽地狞笑了一下。


    5
    “医生和救护车马上就到了。”郭艳艳跑进来,满脸通红,声音也有些发颤。“这回你如愿以偿了,是不是?”刘强阴沉沉地问。“你说什么?”郭艳艳吓得后退了一步。刘强逼上去问:“你以为你做得很巧妙?你画了另一幅打开的坟墓,每次借铺床之机换上吓姑姑,吓完了再换回去,是不是?你要遭报应的!”郭艳艳一点一点后退:“我……我这也是为我们俩和孩子考虑,谁知道老太太还能活多少年?眼看这些东西已经是我们的了,可她偏偏就是不死……她这是老死的,和我没关系!”刘强忽地拿出一幅画来:“你看看,这是什么?”惨白的灯光下,一个和墙上一模一样的画卷,只是多了一个打开的坟墓,还有两只若隐若现的手。“啊!”郭艳艳大叫一声:“不可能!我刚刚烧了的!”她的脸开始变得雪白,又一道闪电劈下来,照在老姑姑已经开始发青的脸上,郭艳艳腿一软就跌在地上,尖叫着:“不可能!不可能!除非真的有鬼!”她的眼神一瞬间就涣散了。
    刘强不再理会郭艳艳,他卷好画拿到厨房烧掉,然后冲走。面对死去的姑姑和疯癫的郭艳艳,他得意地笑了。郭艳艳怎么也不会想到,刘强做了和她一样的事,画了同样的一幅画,只是,不等他动手,郭艳艳已经开始行动了,于是他干脆便装不知道,配合她把这出戏一直演下去。姑姑死了他才突然揭穿,郭艳艳本来就做贼心虚,大惊之下突然就疯了。真是一举两得,一石二鸟,以后这份巨大的财产可全是他刘强的了。
    就在这时,外面隐约传来门铃的声音。“是鬼,是鬼来了呀!”郭艳艳直着眼在屋子里转来转去,闪电把她的影子长长地投在窗户上,刘强看着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。再侧耳听听,又是咚咚的敲门声了,“鬼,鬼来索命了!”郭艳艳大叫着四处找地方藏身,纵是刘强胆子大,此时心里也是突突乱跳。他稳一下神,心想:一定是医生和急救车来了。他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打开了门,随着一道电光,一个紫头发黄眼睛的怪物挟着一阵冷风冲了进来,靛青的脸上一副血盆大口,一跳就搂住了他的脖子,嘴里还凄厉地喊着:还我命来!“鬼呀!”随着郭艳艳和刘强一声凄厉的长呼,刘强应声倒地。
    几天后当地新闻报道:一个十三岁少年在万圣节(西方的鬼节)染成紫头发黄眼睛,带着恐怖面具,短篇鬼故事,在电闪雷鸣之夜回家,扮鬼开玩笑,鬼故事,竟然吓死姑奶和亲生父母。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