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 > 老妇人斗吸血鬼

老妇人斗吸血鬼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16 02:01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吸血鬼化作人形来到阳间。一日走在路上,忽见一位书生迎面走来,吸血鬼心里一动,有了主意,一下坐在地上嚎陶大哭起来。
    书生见了,途忙加快脚步,来到跟前一看,原来是位十六七岁的俏丽女子。他心中顿生喜爱之意,搭问道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是哪里人?为啥一个人在这儿哭呀?”
    那女子一听,哭得更伤心了。
    书生道:“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就说出来吧,我会尽力帮你的。”
    女子说道:“奴家姓王名媲攀,父母不久前先后病故,家贫无靠。地方恶霸张吊眼见我容貌出众,便想乘人之危,娶我为妾。虽然我不愿意,可我孤苦伶仃的弱女子,如何惹得起如狼似虎的张吊眼!不得已只好远离家乡,沿途乞讨逃来到这里……”
    书生听了,不禁黯然神伤,问道:“那你现在打算去哪儿?”
    女子道:“我已无家可归,还能到哪里去呢?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    书声急道:“死不得!你年纪轻轻的,千万不能往绝路上想。这样吧,你如不嫌弃,就到我家去吧。”
    女子闻言十分高兴,含羞说道:“公子的救命之恩,我这一辈子也报不尽啊。”
    就这样,书生带着女子回到家里,向母亲胡氏说明缘由。没多久,两人结成了夫妻。
    光阴似箭,岁月如流,夫妻俩恩恩爱爱,一转眼,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。不料书生自和那女子结婚以后,就一天天黄瘦起来,身虚体弱,脸上血色渐渐减少,最后竟卧床不起了。胡氏心疼儿子,每天忙上忙下,请医熬药,关心倍至,也不见有半点好转。
    一天,她去药铺抓药回家,见儿子房门紧闭,推推门,发现已经从里面插上了。胡氏觉得挺奇怪,儿子病卧在床,不可能起身插门,那么,这门定是媳妇关上的了。大白天的她插门做啥呢?胡氏心里顿生疑云,当下也不声张,摄手摄脚来到窗下,从窗缝往里偷看。
    这一看不得了,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鬼怪,面色青绿,正跪在床前,抓着儿子的脚,从脚板心处吸血哩!她左脚吸了一阵又吸右脚,那嘴角、嘴唇上还残留着殷红的血迹。胡氏吓得魂飞魄散,战战兢兢地跑出门外,方才镇定下来。心里明白:自己的儿媳妇不是人,是一个鬼,几子原来被鬼缠上了。
    她来不及多想,跑到邻近的一个道士家里,央求道士救儿子一命。
    这位道士姓周,一只眼睛瞎了,因此人们给他取了一个浑名,叫周瞎儿,平时就靠给人家攘灾驱怪找口饭吃,在方圆几十里都很有些名气。周瞎儿听胡氏的一番诉说,略一默想,用朱砂画了三道符,对胡氏说:“你将这三道符带回去,在大门上贴一道,你儿子睡的房间门上贴一道,另一道就贴在你儿子的心窝上。”
    胡氏道了谢,拿着符回到家里,见屋里静悄悄的,儿子躺在宋上昏睡不醒,媳妇不知去向。她心里暗自庆幸,急忙拿出符按道士的盼咐贴好。过了一会,媳妇回来了,胡氏听到门外悉悉有声,心中害怕,便藏在灶房里,从墙缝往外偷看。


    见那女子来到门前,见了门上贴的驱鬼符,有些畏惧,立在外边,气得咬牙切齿,冷笑一声道:“医生看病,还要先摸准病根,这种一般的驱鬼符又怎能吓倒我!哈哈,吃到嘴里的东西总不能再吐出来吧!”说着还了原形,张嘴一吹,将门上的符吹掉了,径直走进屋里,转眼又不见了,连一个鬼影子也看不见。
    胡氏吓得惊慌失措,睑都变了色,冲出门来就想逃走。她跑了几步,又突然站住了,暗忖:自己一走,儿子就没命了。我咋能丢下儿子不管,只顾自己逃命呢?大不了就是和她拚个鱼死网破,你死我活。自己都是土埋到脖子,快做鬼的人了,还怕她什么?她这样一想,不觉浑身是胆,一点也不怕了。
    她返身进屋,一边察看动静,一边想着对策。心想:这家伙也不简单,连周道士画的驱鬼符都不怕,看来确实有些本领,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治她才好。可是,想个什么办法才能治服她呢?胡氏想了一阵,忽然眼前一亮,心里一下开了窍:常言说得好,世间万物,一物降一物。只要摸准了她的根源,就不怕没有治她的法子。胡氏拿定主意,便走进儿子房里,对空焚香祷拜说:“鬼仙呀,鬼仙,你既化作人形给我儿子做媳妇,也就是我家的人了……”
    话未说完,忽听那女子的声音怒喝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为啥还要害我呢?”
    胡氏前前后后看了一遍,看不见鬼的踪影,不知她躲在什么地方。她假装叹了声气,说:“唉,不是我想害你,无奈人鬼异路,我实在担心怠慢了你,才想赶你走。”
    吸血鬼说:“你想赶我走,没那么容易!”
    胡氏道:“我知道你本领高强,所以想给你立一个牌位,点上长明灯,天天给你焚香火,按时给你供上鲜美的供品,只是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样的供品?”
    吸血鬼说:“我是一个吸血鬼,当然最喜欢喝人的血。”
    胡氏道:“这很简单,我每天给你供上一碗人血就是了。”
    吸血鬼说:“那好,我走了,晚上再来。”
    这时,仿佛有一个什么东西破窗而出,从此再无声响。
    胡氏知道鬼已走了,暗自庆幸自己想出了好主意。她捉了一只红公鸡,一刀宰了,接了满满一碗鸡血,又找来一些朱砂混进鸡血吸。她怕吸血鬼识破计谋又去吸儿子的血,便把鸡血在儿子身上涂了一遍。然后在堂星里设了一个牌位,点燃香烛,摆上供品,将那碗鸡血也摆放在供桌上。
    到了晚上,吸血鬼来了。她一见牌位上果真写着自己的名字,胡氏正跪在牌位前叩拜哩。吸血鬼高兴得手舞足蹈,得意忘形。端起那碗血就一口喝进了肚里。霎时间,她只觉得头疼俱裂、浑身像火烧一般。吸血鬼明白上了胡氏的大当,趴在地上,像猪一样嚎叫不止。她想化作浮云散去,可这次却不行了。
    原来吸血鬼怕朱砂更怕鸡血,吸血鬼此时想跑也跑不掉了,惨叫一声,变成了一根红筷子。胡氏在院里支了口油锅,把火烧得旺旺的,将红筷子放在锅里炸。开始时,还听到吸血鬼一声接一声的叫唤,渐渐地就没了声息。
    胡氏捞起来看,见筷子又变成了一块血饼。尝一口,又香又脆,味道鲜美。于是把血饼拿到床前,与儿了一人口,一块吃了。儿子吃了血饼,病也就好了。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