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长篇鬼故事 > > 深夜里的女子

深夜里的女子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29 08:48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1
    肖乐是名副其实的尖嘴猴腮,外人都叫他“干公鸡。”肖乐除了上班,回家,短篇鬼故事,两点线之外就是日里夜里泡在网上,是一个出了名的“夜猫子”。平日里只见他那豆大的眼睛还带着庞大的黑眼圈。没事见人还眯条缝,咧着嘴冲人傻笑。
    有一天,凌晨一点多了。肖乐松开鼠标,站在窗前,伸了个懒腰。看着夜深人静,觉得有点唯舞独尊的感觉。这时,远外有道微弱的光射到他眼睛里,虚幻而又飘渺。肖乐定了定神,揉了揉眼睛,对面楼里真有一家房间里亮着灯。光正好斜射在肖乐凸凹不平的脸颊上,也照到了他的眼睛。肖乐得意地偷着乐了。以后,他不再是孤军奋战了。
    每二天,这个时候,肖乐依旧看到那个房里亮着的灯。
    后来的一个星期都是同样,屋里还有灯光。
    肖乐终于按捺不住了,买了望远镜开始了偷窥。
    晚上,天黑后,肖乐就开始行动了。肖乐关上屋里的灯,凑到窗前,看着斜对面的房间。房间不大,屋里除了床,四周都是书。有一个女子倚靠着窗口坐着,窗帘没有拉上,依稀地能看着女子的脸,年轻而清秀,文文静静地坐地那里,对着看。应该是靠着墙角放着的电脑。肖乐有点失望。这不太正常嘛。他把望远镜丢在一旁,接着网游。到了一点多,肖乐也筋疲力尽了,打算睡了。他不由自主地看了那个房间。房间里的灯还亮着。有两个身影。肖乐看得很清楚。但是还是不相信自己,从望远镜是清晰地看到了那个女子,女子坐着,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。男子挺拔而英俊,背对着女子。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,长篇鬼故事,红的有点发光,有点刺眼。而男子的衣服很白,洁白无瑕,像刚做好的新衣服。女子的的纤纤玉手不住地敲击着键盘,男子好像在诉说着什么?表情激动满怀,义愤填膺又伤痛欲绝。女子丝毫没觉察到男子的神气,好像两个人从不熟悉,如陌生人,甚至可以说当作男子不存在似的。
    这样的画面一直呈现在肖乐的眼前。
    白天,肖乐也不忘看看对面的房间,窗帘拉上去了,严严实实的。肖乐心想女子该是在睡觉了。
    肖乐就溜达着在小区转悠。小区的人都用异常的眼神看着他,觉得他行迹可疑。肖乐没法,就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卫室。肖乐正好看到了熟悉的小梁。小梁看到肖乐就笑着说:“干公鸡,你的眼睛是有增无减啊?”
    肖乐知道小梁是在取笑他。肖乐想知道对面那个房间的情况。就问小梁:“C栋1023是个什么样的人?你认识吗?
    小梁仔细把肖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翻,扯了扯肖乐的肩上的衣角说:“你小子,现在怎么在做地下工作搞调查啊?
    肖乐看着刚还嬉皮笑脸马上又一本正经地小梁,哈哈地笑了。然后拍了拍小梁说:“我那里能干那体面活,只是没事问问,没事问问。”
    肖梁半信半疑地说:“对别人有兴趣?”
    肖乐说:“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?”
    小梁手指着肖乐说:“你小子,骂人是吧?”
    肖乐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骂你,没骂你。”
    小梁边给肖乐倒水边说:“是个女的吧,不过,长的很漂亮。”说完,小梁和肖乐都色眯眯地笑了。
    肖乐问:“她家没有男人吗?”
    小梁听了肖乐的话,差点没被水呛着,说:“有男人了?”
    肖乐说:“我问你呢?”
    小梁说:“没有,没有,一直就一个女人,从来没看到过男人啊。”
    “你确定?”肖乐问道
    小梁说:“你小子,不相信我吧?她一个月出来几次我都屈指可数。”
    肖乐有些奇怪,明明是有一个男人啊。
    小梁扯着嗓子对着回家的肖乐喊:“晚上,一起喝酒啊?”只见肖乐闷闷不乐地摆摆手就走了。


    2
    肖乐坚持看对面灯光下的一男一女。
    有一天,肖乐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叫“漆黑的夜”网名的人写的故事。故事每天都在更新,不是长篇,也不是虚构的,具体时间,地点,人物都很清楚。故事讲的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。故事有亲情,爱情,友情,也有素不相识的人。发生着仇杀,情杀,自杀,故事详细而生动,绘声绘色,栩栩如生。如身临其境的感觉。但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结局,都有一个人死掉。死的人都是含怨而死。
    肖乐想到故事,看到整晚亮着灯的男女。肖乐全身顿时心惊肉跳,毛骨悚然。肖乐马上又镇定了下来,决定探个究竟。
    星期六晚上,晚上准备打个持久战。到了晚上十点就蹲点了。十二点钟之前,只人女人一个人。那个女子也会站起来歇一歇,捶捶胳膊,捶捶背,看看窗外。肖乐吓了一跳,差点被那个女子发现。十二点时,那个男子出现了,房间的门没有开,一直是关着的,肖乐眼珠一动也不动地看着那个男子如从天而降。他们没有相互打招呼。男人就开始张嘴说话了,女子也开始了描写。中间,男子会停下来,可能是伤心的哽咽,可能是情不自禁地在哭泣,也可能是悲愤的无法诉说下去。女子没有安慰,也没有伤心的表情,只是停下来闭上眼睛仿佛在聆听男子的心声。反反复复到了五点,天微微发亮,医院鬼故事,像沉睡够了要苏醒时,男子又突然不见了,跟刚一样来无踪迹。男子离开时,女子没有回头,两个人也没有说话,连注视的眼神也没有。半个小时后,女子起身拉下窗帘,关了亮了一夜的灯。
    肖乐像在看一场无趣的哑剧。肖乐打开电脑,看到了那个“漆黑的夜”更新了故事。
    故事是这样的:
    我父亲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,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和妹。当爹当妈还要干别人男人干的活来养家糊口。在中学毕业后,我就没读书,学了厨艺。妹也出去打工了,给母亲减轻了负担。可能是母亲太累了。那年冬天,母亲查出得了羊癫风。
    我如惊天霹雳,看着那瘦如柴骨的母亲,我发奋要不离不弃地照顾她。我就在家附近上班。给母亲做饭,洗衣服。邻居看我无微不至地对待我母亲,都夸我孝顺。
    这时有人给我介绍对象。女孩子很温和,文静也很善良。第一次到我家没有嫌弃我母亲,反而像孩子一样照顾我母亲,从那时起,我打心里就决定我这一辈子就她了。可女孩子的母亲是我们这个地方出了名的历害人物,无论与谁,是有理无理,她都要拼个赢,他父亲也是个不爱说话的老实人。我想尽办法去取丈母娘的欢心,可她一直坚决不同意。女孩子没办法就瞒着她母亲跟我结婚了。
    婚后,我尽心尽责,我们的生活不是多富有,但感觉很幸福。我母亲的病没有因为我的幸福而减轻,反而越来越重了。为了女儿,我决定把老婆送回娘家,我来照顾我母亲。也许也能缓和我与丈母娘彼此的关系。隔几日,我就买着东西去丈母娘家看女儿,丈母娘见到我就把女儿藏起来,关上门,把我拿的东西扔的远远的,赶我离开。老婆只得偷着把女儿带回来,我才以与女儿相见。我的日子如石缝中如饥似渴的小草,拼命挣扎着。
    就这样过了五年,灵异鬼故事,我母亲也去世了。我去接老婆和孩子,不免又是和丈母娘大闹一场。老婆回到家,跟以前也不一样了。说我没能力,没钱,没房,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和我大动干戈,搞得我全身紧张,生怕又哪个地方不对,就得惹她生气了。听别人纷言纷语地说;丈母娘又给老婆找了一个男人。我不相信老婆会变心。我的工资每个月都交给她了,她不上班,天天出去玩。没到月底,就没钱了,又找我要钱。我不给,就会跑到我上班的地方,又哭又闹的。我无法想象当时那个善解人意的她到那里了。
    我质问她,钱也不交给她了。这下她恼羞成怒,一气之下,给我下了迷魂药。在我晕迷时,用刀活活把我杀死了。女儿眼睁睁地看着,没敢哭出声,眼泪不住地流下来……
    肖乐想到了小女孩和那个男人的眼泪,久久无法入睡。


    3
    肖乐天天看着对面房间里灯光下的男人和女人,天天看着“漆黑的夜”不断更新悲惨的故事。
    又过了一个月,肖乐诧异地看着那个故事。
    我是一个小小的作家。我的生活是黑白颠倒。我喜欢黑夜。黑夜里,静静的,一个人,我的灵感就会油然而生。我写的都是悲惨的故事,我喜欢悲剧,心里痛的会流泪,校园鬼故事,我喜欢这样存在世上的感觉,我真直切切地感觉到我自己。像水在我身上流动,像花在我眼前绽放。
    我从来不拉窗帘,也不关门,我就感到黑夜里的汽流,像我身上流淌着的血。
    当我掏空了我所有的记忆和想象,我开始厌恶,呕吐,流出了眼泪时,有一个男人来到了我的身边。他十二点准时走进来,他进来后就把门关上了,好像不想让任何人进来一样。他挺拔而英俊,他总是背对着我站着。他穿着雪白的衣服。他说,他会为我诉说他知道的一切悲惨的故事。因为他也是其中的一个。他说,他不希望我流泪,不希望我为他们的故事而伤心。我答应了他。
    他每天都会给我讲一个他们那个世界的故事。他没说他们那个世界在哪里,是什么样子?我也没有问。他讲着讲着就会悲痛欲绝。我只是静静地守候着,他不再哭泣。我每天都会更新他们的故事。他也说,他们都会看到我写的故事,是真实的还原。我为他写了三个月的故事,他陪伴了我三个月的黑夜。
    渐渐我发现那个男人不在时。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一点灵感也没有了。我深深融入了那个男人的悲伤中,进入了那个男人破碎的心里。
    我没有遵守约定,他哭时,我就会跟着他哭,他的眼泪是红色的,像流淌在我身体里的血。为了安慰他,我会从后面抱着他,他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冰冷。眼泪染红了他那雪白的衣服,滴在我身上,是黑色的,看不到就消失了。
    他告诉了他的故事。他认识了一个另一个城市的女孩子,两个相爱了。有一天,有一个男人找到他,说是女孩子另一城市的爱人。他们两个都很爱那个女孩子。那个男孩子就杀死了他,为了得到那个女孩,他说他现在还爱着那个女孩子。他说他要重新回到人间了,他依然要找回他爱的那个女孩子。我很生气是:他说他还爱那个女孩儿,我伸手打了他一巴掌。他没有还手,他又流出了像血一样的眼泪。他把我拥在他的怀里,我能感觉到有一点温度。他说我很像那个女孩子。
    从此之后,他再也没有来过了。我一个人再也没有写出一个故事。
    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:我死了,我怀里抱着他那雪白的衣服,我穿着他喜欢的像他眼泪一样红的衣服。手上带着,他用他们那个世界的钱给我折的戒指,他说他只有他们那个世界的钱,除了这,其它的什么也没有。
    肖乐发了疯就朝楼下跑去。一口气跑到1023,他急切地等待着那个女人来开门。他心里多希望就如故事中说的一样,只是个梦。敲打了好久,门始终没开,肖乐心痛的像刀割一样。肖乐已魂不守舍一摇一晃地走下楼。
    走到门卫,小梁看到肖乐的样子说:“去找那个女的了,她不在,她一个月前就出国了。”肖乐听完了“扑通”倒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了。
    肖乐父母急坏了,医生赶忙解释说:“病人无大碍,只是常期熬夜,精神恍惚,出现了幻觉。”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