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长篇鬼故事 > > 七月中元 百鬼成行

七月中元 百鬼成行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29 08:47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我的老家是山西的,今天我们是要回家上坟祭祖的,我家的祖坟是一个大祖坟,都是一个姓氏,墓碑都是挨着排位的,当然女人是没有资格进这块坟地的,坟地占地也不大,有个六七亩土地,不过我们的坟地是隐藏在太行山脉里得,坟地里种着槐树,楸树,榆树,密密麻麻的从草快把整个坟地都隐去了,一般人从外面看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个大祖坟。
    今天是七月十五,也就是人们口中说得鬼节,我们这过鬼节不是在十字路口烧点纸钱就行了,我们是农村的,是要去地里上坟的。
    本来今天今天我是不想去的,因为天气阴沉沉得,腿脚胳膊有点不方便,还得爬山,就想让我兄弟替我去就得了,可是母亲说去吧,看看你的祖上去,给他们烧点纸钱,不然他们会托梦闹腾的,我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,可是听着还是有点慎得慌,因为经常听人说他们死去的亲人经常会给他们托梦地,我有点怕,只好换了身黑色的衣服,带着我的黑色大藏獒登上了去坟地的路。
    随后,我又冒了句:什么鬼天气!随后我又领着我的大藏獒开始了去祖坟的路。一路上。我碰到了很多人晚上烧的遗留得纸钱灰烬,看得我有点怕,大藏獒又不安的叫着,我的心离开有点发毛了……
    我提着一包东西,大概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吧,到了我们的祖坟地,我看见我们本家的好多人早已经来了,他们蹲在地头上抽着烟,谈论着一些大大小小的事。我们这有个规矩,就是得人都到齐了才可以开始祭拜,是个集体的行动,不能一个人独自行动,我已经去的很迟了,他们还在等着,里面光八十多的老人就有四五个,其余的大多是像我一样的中年人,还有几个孩子。我把我的狗拴在了我跟前的一棵大树上,以防它咬人,没想到,就在我拴住他之后,他开始凶猛的叫,震动着铁链,就像疯了似的,不住的吠……
    我踢了它几脚,它安分了许多。随后,又等了一会,人都到的差不多了,我们就开始祭拜了……我们把贡品摆在地上,然后就开始烧纸,可是,当至快烧完的时候,就在我们准备磕头的时候,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却不见了,我们磕头是按从大到小排序的,所以一下就发现他不见了,他似乎是瞬间消失的,我们三十几号人,谁也不曾看见他去哪了!
    他去哪了?我四周看了看,匆忙中,我看见若隐若现一个穿着军大衣的人从我眼前闪过,那是七十年代的军大衣,他还带着一定南瓜帽,我想看清楚,可是一闪而没,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念头,那不是人死后入殓穿的寿衣么!!
    我汗毛都立了起来,就像一股从脚底蒸腾而上冷气一下充满了我的神经,我再回头看时,却还是老样子,什么都没有,人们还在四周望着,想找寻他的身影,就是那一瞬,我只是在一瞬间撇到了他的影子,在看我的大黑狗时,它也望着我刚才看见那个人的方向,是的,是的,同一个方向,大黑狗不叫唤了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……
    我向大黑狗走过去,正要解狗链时,突然我眼前又是一道身影一闪而没,是的,和刚才一样,他就像风一样,根本就不是走的,倒像是被风吹的,此刻,大黑狗突然暴吠起来,我也焦急看着四周,寻找那一道身影,忽然,一个声音传来:来人啊,他在这……


    我循着声音望去,原来喊话是一个小孩子,我七叔家四岁的孩子,他喊了一声,七叔就在他跟前,训斥说:小孩子,乱说啥,在哪呢?再乱说打你!”二虎(七叔家孩子)说:“我没乱说,我刚才明明间看见一个人来着,他一下就没了。”这时,七叔火了,小孩子再说打你。我心里听得一怔,难道,难道。。。我的心里顿时浮上不祥的念头。。。
    我把二虎拉到了我的身边,我问他:“二虎,你真的看见有一个人么?”我七叔听见了,说“强子,你咋和小孩儿一般见识呢?”我笑了笑:“我逗他呢!”“和三哥说说,你看见那个人长什么样子?”我说。“他,他,他穿着一个绿色的军大衣,棕色的衣领,带这一个没见过的帽子,我看不清他的脸,模模糊糊的。”二虎挺真的说的。我心里一个不好的念头浮了出来,该不会,该不会……
    早就听人说,小孩子有时候是可以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的,和我看见又一样,难道,突然就在我乱想时,咔嚓一声,就在离我不远的一颗树应声而断,那是一颗槐树,大概有十来米高,从中间拦腰折断,树干倒下来,正好砸在一个墓子上,把墓碑给砸倒了……
    墓碑没有断裂,而是带根拔出,露出了一截红布。那是下葬立碑时挂在碑上的布,此时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,只留下一点点残存的红色。要说也奇怪了,之难道仅仅是一个巧合么?不对,不对。肯定有问题,我心里惶惶的,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,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,忽的,村里的一个八十老人说了这样一句话……
    他是我们村里年纪最大的一位老人了,同时也是我们村的“掌门”,因为我们村是按姓氏组成的,所以基本是一个姓,也就是说都是本家的。他咳了一声,点了一根旱烟:“难道,他被阴兵勾走了?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怔,虽说现在是社会主义时代,但我们这的人基本上都时兴风水的,下葬时什么的都是按照阴阳先生的话照做的。其实,当时他不在的时候,人们已经打他电话了,可电话里传来的是嘟嘟嘟嘟的声音。。。这句话又是从上了年纪的老人嘴里嘴里说出来的,大家都慌了……
    “怎么回事,”我的心里毛毛的,再抬眼看周围的山色,感觉阴测测的,像是要发生什么一般,我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“快去叫西成。”这是一个村里的中年人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今天不对,有问题,快叫西成吧。”西成是我们这的一个阴阳术士,平时下葬什么的都是按他的话去做,他在人们心中的威望也挺高的,平时有的人鬼附身后,都是找他弄好的。
    于是有一个年轻人开上车就叫他去了,西城不是我们村的,我们临村的,所以得让人请他去。随后,我又把二虎教导了我的身边,和我的大黑狗在一块,以免有什么不对,因为此刻谁心里都怕,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,老掌门又说阴兵,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一层深深地阴霾。


    我就这样,守着大黑狗,一只手把二虎揽住,因为我知道,大黑狗是最有灵性的东西,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,而且又是一条藏獒,让它在身边,我的心里多少有点安全感,我们就这样各自怀着心事等了一会儿,不久,西城来了,在路上,英明就把这事儿和他说了,他今天穿着一身中山装,背着一个黑包包,他也带着一只黑狗,不过没有我的大,没有我的凶狠,他的狗看了我的狗一眼,吓得一哆嗦,开玩笑,他的狗要是不怕我的狗,那我的藏獒也太失败了,毕竟比他那小家伙大那么多,不过,他的狗身上全是黑色的,耳朵也是竖的,而且眼睛不是黄的,是绿的,全身没有一丝杂毛,狗的脖子上也挂着一个八卦铃铛。
    西城到了坟地一看这架势,一拍大腿,说了句:“麻烦了。。。”说着,他走向那断裂的墓碑跟前,在经过我的跟前时,顿了一下,看了我的大黑狗一眼,又摸了摸二虎的头,走向了那个被大树砸倒的墓碑……
    西城到了那座坟跟前,带着他的黑狗绕着坟走了六圈,左三圈,右三圈,然后从包里掏出罗盘摆在了坟的正西方,只见罗盘上挂针乱走,完全乱了套了,西城一看此景,从包里又掏出一张符纸,贴在了那段树枝上,此时罗盘才稳定了下来,指针指向了东南方,西城又拿出一根红色的木尺,在地上画了一个圈,
    西城往那全力又扔了几张符,四张,正好四张,然后他又用那把红色的尺子在断树上敲了三下,嘴里不知念叨了一句什么,那圈里的符纸就着了,最后他嘴里念叨着又绕着圈走了一圈,符纸正好烧完,他的大黑狗嗖的一下就朝东南方窜出去了,我的大黑狗也挣动着,朝那方向狂吠。。。
    大黑狗的突然暴吠让我和二虎都吓了一跳,此刻的西城眯着眼睛,像是在等着什么,我们的心理也都揪得很紧,怕什么意外出现,我的不安感愈来愈强,大黑狗还在震动着,果然,东南方传来一声嘶鸣,“不好……”一声暴喝从西城嘴里传出。
    我就知道有什么不对,果然,就在这一刻,他的黑狗哀叫了一声,西城单手握尺,向东南方冲了出去,因为坟地里都是杂草灌木,所以看不清那方向发生了什么,大家也都跟着冲向了东南方,我也接下狗链,拉着二虎和大黑狗向那跑了过去。
    只见满地血迹,是那只大黑狗的,不对,大黑狗哪有这么多血,周围都是一人来高的草丛,再仔细一看,原来还有一个大坑,坑里躺着一个人……
    我的大黑狗不安的用爪子刨着地,而西城的那只狗已经昏死了过去,它身上还有些血迹,再看坑里,那个人的肯定已经没气了,这么深的坑,有两三米吧,血迹布满他的全身,他的耳朵里,眼睛里,鼻子里,嘴里都流着血,而且脸色事情的,大家都倒吸凉气,这难道是摔死的,不可能……
    七窍流血,再看他的眼睛,那是极度惊恐的眼神,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似的,肯定有猫腻,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,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,突然,西城说:“七月中元,百鬼出行,这里是聚阴之地,他的八字又和这里的山川地势相冲,故而……”他的话没有说完,人们好像都懂了些什么,这差不多就是鬼上身吧,可是,我的心理却不是这么认为的,他当时的表情和举动告诉我,这或许是他敷衍人们的一个借口,,,
    还有,我之前和二虎看到的那个大衣人(暂且把它叫做大衣人),又是怎么回事,这是肯定别有蹊跷,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我,这是绝对没有那么简单。就在我想反驳发问时,我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,我回头一看“卧槽”,是那个大衣人,他就在我的前方不远处(五六米)这回我看到了他的表情,他惨白的脸上忽的露出了一丝笑容,他的眼角还流着血,我下的一屁股做到了地上,全身的冷汗都流了出来,他还是一闪而没,我的大黑狗这次似乎没有发现他,二虎也没有看到,但是,我看到了一个人,和我的表情一样,对,是他……


    可能大家已经知道是谁了,西城,他先是吓了一跳,而后表情凝重,他开始收拾他的东西,准备离去,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可是他似乎就是不愿意放下自己手里的那根尺子,我从地上站起来,拉起我的大黑狗,正准备过去和他说话,我拍拍自己身上的土,突然,一只野猫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,短篇鬼故事,朝西城扑了过去:“畜生,”西城一尺子打在那只猫身上,那只猫在地上没动几下就死了,我看的这真真切切,这猫没有出什么血,身上没一点伤痕,难道挨不过西城这一尺?
    我瞪大了眼,他的那只狗冲那只猫扑了过去,我的大黑狗也躁动起来,我喝了一声,大黑狗这才安分了许多,他的狗没几下就把那只猫给开膛破肚了,血迹留下了一地,看的我都有点恶心了,突然一个东西从猫的肠子里流了出来,,那是一个古代印章一样的牌牌……
    “这是,这是……”西城颤抖着,医院鬼故事,这是什么他最熟悉不过了,因为他就有这东西,只是他不知道,这些人里面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东西,因为看过许多古代传记的缘故,我知道这个东西叫做:七星符,这种符是铜制的,是古人下葬时墓穴里必备的东西,有镇墓的效果,是那种死时怨气极重,性格暴戾,很难惹的那种人,死后为防止尸变,专门放在墓穴里镇压死人的东西,而今却在这里漏了出来……
    人们此时都围了过来,看那死猫厂子里露出来的东西,询问西城那是什么东西,西城说是:以前老年的人放在墓子里的东西,七星符。人们一个个表情极不自然。这只猫以前肯定是进过死人墓的,这是不吉利的东西,人们谁都不愿意去碰,西城弯下腰捡起了那东西,放进了自己的黑色背包里,当人们还在围观时,远处的二虎却大叫了一声:啊……
    我心里一紧:“糟了,二虎还在那。”我们一群人快速向二虎跑了过去,只见二虎坐在地上哇哇大哭,我七叔问他怎么了,二虎不说话只是哇哇大哭,等我们再看旁边的大坑,Ca,尸体呢,地上只留下了一只鞋子,死人已经不知去向!大家都慌了神,我们几十号人不自觉的聚在了一起,今天发生了太多的怪事了,死人都丢了。就在大家都迷惘时,西城走了过来,我感觉这时的西城,和刚才不太一样,整个人透着一股无奈感,他说:“这局我解不了,你们还是领情高人吧,山上住着唔觉和尚,他的本事比我高,你们找他或许可以破势!”就这样,他牵起了黑狗,回去了,也没有要钱,也没有叫人送他。可是,唔绝真的顶用吗?大家都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。。。
    几位老人一商议,决定去找唔觉和尚,唔觉和尚其实是我们村的,他从小就上山做了和尚,已经有七十几了,于是,让大家先吃饭,然后叫人请勿觉和尚去。
    中午两点多,唔觉和尚下来了,除了一根木棍,什么也不拿的,也不跟着他的徒弟,唔觉和尚看起来很老,有白胡子,眉毛又是白的,有点得道高僧的风范,大家也都对他客客气气的,他又是我们村的,大家总把他当自家人看,他下山化缘的时候,经常在人们家吃饭,人们也对他挺好。这唔觉和尚据说是有两下的,能登得了法台,超度亡灵。反正村里的老人说他有些本事,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    唔觉和尚到坟地里一看,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,说了一句:“今天本就是鬼门大开的日子,阴气最重,这里的山川地势偏偏又是聚阴之地,这里差不多是方圆百里阴气最重的地方了,故此发生了一些鬼怪的事儿。”唔觉和尚说完后,又看了看四周,伸手一指,指使人们去砍几颗老树,砍了两棵楸树,一棵榆树。他说这树把这里出气的地方都堵了,阴气有的进没得出,这样会出大事的。他绕着那坑看了一圈,说:把鞋子埋了,坑填平。果然砍了几棵树后,阴气少了许多,人们也感觉不到早上那亚得人喘不过气来氛围了。至于为什么要填坑,他只是笑了笑,知道的太多了就不妙了。


    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大师说的对,见笑了。”唔觉和尚笑了笑:“你这小子,嘿,名字还是我给你起的呢。”
    我这么大的人了,被他叫小子,挺那什么的,我摸了摸头,“嘿嘿,我这不是好奇么?刚才我还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,”我就把刚才看到的东西说了一遍,唔觉和尚先是皱眉,等我说完时,他低叫一声:“坏了,百鬼出行,我这点本事克制一阵,不能根除,得请我师父相助。”“什么?你师父?你还有师傅?”一直我就不知道他还有个师傅,也没有听村里的人说起过,这回倒是清楚了。说完,他到了那墓碑跟前,用手手在地下画了一个“卍”字,口里诵着经文,密密麻麻的一些,足足有一刻钟,然后他长舒了一口气,说把墓碑扶起来吧,椴树抬走,要说也怪了,我的大黑狗原先还叫着,就在他做完事后,倒是安分了起来……
    随后,他说其他人都回去吧,找几个平时杀猪杀羊杀牛的人来陪着我,今天我想小鬼是回来找我的,于是,就留下了五六个平时杀猪宰牛的好手,他告诉我说,小鬼怕恶人,这些人平时身上是占有鲜血的,小鬼不敢轻易靠近,但也能镇住一时,他说要想根除,必须请他师傅或者“山家”,而我因为带着一只大黑狗,他说你也留下吧,我看这只狗挺灵的,我其实是不想呆在这的,毕竟这不是一个好地方,但是,这么大的人了,人家已经放话,我也不好意思就走,就这样怀着坎特不安的心情,留了下来,留在了这个阴气最重的坟地。于是,我没想到,这一次竟然见到了这辈子我都没见过的“东西”哦,不对,或许说他是生物会更准确一点……
    就这样,坟地里该走的人都走了,就剩下我们七个人,我,唔觉和尚,五个屠夫,额,还有我的大黑狗,人走后,坟地里变的冷清了许多,大家也都个怀着心事,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,毕竟今天发生的事已经很让人难以接受了,我们也是人,又不会什么电视里演的降妖捉魔的天师,都害怕,我们不过是状着胆子硬来了,也是有我的大黑狗在,我的心里也多少有点底气。
    在坟地里,我们都等着唔觉和尚的师傅下来,气氛阴沉沉的,谁也不说话。我也想缓和缓和气氛,就掏出一包云烟,就挨着都发了一根,(当然唔觉和尚是不吸烟的)说“来来来,都抽根烟……”我就挑起了话头,我问唔觉和尚,我说:“师父,什么是山家啊?”唔觉和尚笑了笑说,:“就是专门捉鬼的!”“啊,哪找这种人啊?”唔觉和尚说“山家山家,山里面就有啊……”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……
    后来,唔觉和尚告诉我们“其实这块坟地啊,不是你们的原始坟地,200年前,你们的祖上请了一个阴阳先生,选出了这样一块地方,后来这就变成了你们的祖坟,自那以后,你们历代够资格的男人都会埋在这个地方,其实这地方背靠大山,两座山川包围,前面是一马平川,是一处好坟地,但是这也造就了一个聚阴煞地,你们看,对面那两座山头,成龙虎之势,俯冲而下,这里地势羸弱,就被镇压了,同时每年的鬼门大开之时,这里就会聚集太多阴气,无法冲出,造成了这里的阴气冲天,滋养了一些尸煞。”我听得一怔,怪不得,之前的那个大衣人必定就是养成的尸煞,怕是这么多年的滋养,成了气候……
    就这样我们大概又等了一个钟头,只见一个穿着僧袍,老态龙钟的和尚朝我们走了过来,我们几个赶忙起身迎接,老和尚来了这坟地以后,咳了一声,说“我只能尽力了。”,说着他把唔觉和尚叫过去,说我们一起诵经,你们几个坐在我们周围,说着我们都盘腿坐在了他们的周围,我们把他俩绕成了一个圈,成六合之势,他俩一前一后朝着坟头而坐,我把我的大黑狗抱在了怀中,一只手抱着它,一只手紧紧握着狗链。老和尚告诉我们,一会不管看到什么,都不要出声。我们相互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随后,我又见到了那个大衣人,不过……


    不过,这次,他没在冲我笑,他的表情始终是模糊的,我安慰着自己,一边抱着狗,我在看旁边的几个人,他们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的,那个穿大衣的人就站在坟头上啊,我肯定那两个和尚都看到了,他们表情凝重,眉头紧锁……
    我好像渐渐的明白了,我似乎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可是心里又有很大的疑问,就是为什么我以前没看到过呢?我心里思索着,忽的,我模模糊糊中听见了一身惨叫,是他是他,传军大衣的那个人,他正在怨毒的看着两个和尚,我分明看到了他那惨白的脸上露出了极其怨恨神色,他的身影模模糊糊的,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着一般,他痛苦的针扎着,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,他大喊大叫着,只是我听不见喊什么。我生平哪见过这情景啊,除了电视里,早已吓得身子发抖,没尿裤子就已经是万幸了,全身的汗毛都好似立起来一般……
    我就这么看着,看着他狰狞的表情,恍惚中我想到了,这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业火么?无色业火,烧尽黑暗,焚尽罪恶,燃尽虚无,我想一定是这老和尚精通法术,调动了这无量业火,焚烧这大衣人,我看着他从脚到头一点点烧尽,身上的大衣随他也一点点烧成了虚无,然而,就在他燃烧完,我大舒一口气之时,异变突生,只见密密麻麻无数小虫从墓穴中破土而出……
    它们就从今天墓碑跌倒的地方破土而出,这次,不再是我一个人看见,其他人也看见了,他们也都瞪大了眼睛,这些从墓穴里爬出来的虫子慢慢的推在一起,先是双脚成型,而后是大腿,很快,又凝聚了一个任性,我见两个老和尚的眉头渐渐地缩成了川字型,而那些无量业火继续烧着这些虫子,可是烧了一层马上又续上一层,烧之不尽,我彷佛听到了噼里啪啦虫子爆裂的声音,而那从墓穴里涌出的虫子如洪流一般,涌向了那凝聚的人形!
    那无量业火继续烧着那些从墓穴涌出的小虫子,可是那人形却是有扩大之势,老和尚的额头开始冒汗,随后二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,咒语戛然而止,双手结了一个印,向前一推,我分明看到一种无形的光波随着他的手扩散了出去,排在了那具人形之上,人形一下子就破碎开来,随后,老和尚口诵佛经,这次,似乎不是无色的业火了,而是变成了黑色,不知道是不是,虫子的颜色把那无色的业火染成了黑色。
    这些黑色从开始大面积的褪减,长篇鬼故事,那从墓穴引出的虫子也不再向刚开始那么多,凝聚的人形也渐渐的变小,此刻眼看着那些黑色的虫子将要烧完时,我的怀里大黑狗却不安起来,他望着墓穴呜呜的低声嘶鸣着,我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,此时,我也有了强烈的感觉,此事绝不会那么简单,果不其然,黑色虫子不再出来,可是出来的却又变成了大了一号的长满白毛的白虫,而后面发生的事都证明了这些只不过是一个小序曲而已……
    这些长着白毛的虫子不是如洪流那般的涌出了,而是变成两三只了,不过,他们出来后不再凝聚人形,而是径直向我们扑来,我们所有人都慌了,突然,老和尚一声怒喝,“孽障”这声音像是黄钟大吕一般,音波朝白虫散去,顿时将所有白虫掀翻,忽的,我见唔觉和尚的手掌一翻,出现了一只红色的大公鸡,我虽然见了这么多,但是心里还是狠狠震动了一把,这分明是我们村里的鸡啊,以前就听说过唔觉和尚会这么一手,隔空探物,当时只觉得是人们谣传罢了,还觉得可笑,今天见了他这么一手,才知道是真的,原来,我所认识的这个世界,不过是冰山一角!!!


    今天出现的,已经颠覆了我的认知,那些传说原来是真的么?就在我愣神的时候,唔觉和尚反手握着公鸡,念了一句佛号,那公鸡身上开始淌血,血流在地上汇成一条血线,血线指向了墓穴,随后老和尚在地上写了一个大的“佛”字,那些白色虫子碰到公鸡的血竟一下化为了虚无,而老和尚画在地上的佛字,冲天而起,不断变大,最后笼罩了整个墓穴,金色的佛字印的整个坟都成了黄色的,白色虫子开始消失,老和尚还在念着佛号,而此时,天,渐渐地黑了下了。
    此时差不多有七点了,天正渐渐的变黑,天上没有星星,只有一个大大的圆圆的月亮,医院鬼故事,十五的月亮很圆的,可我却没有心情看月亮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,风窸窸窣窣刮着,吹的树叶沙沙作响,没有动物的吼叫,突地,我听见一种怪异的声音从地下传上来,鬼故事,是的,从墓穴里,我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瞪大了眼睛瞅着墓穴,“喀”一只白色的枯骨从墓穴中伸了出来……
    我的整个人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暗骂了一声:“不是吧?”月亮上点点光辉洒落了下来,墓穴中的整个枯骨,慢慢的往上爬,我们这因为是靠山的墓穴,和江南一带墓穴不同,我们属于山西的旱地,又背靠大山,所以墓穴一般很深,有两三米,而江南一带不行,他们那湿润,墓穴很浅,深了会出水的,所以这具骨架爬的很慢,几乎是一点一点的,我能看到他一点点探出来,我的大黑狗也安静了,一切变得那么的安静,一切又是那么的诡异……
    就在我们看这具枯骨的时候,两个老和尚却像是达成某种了共识,老和尚从怀里掏出了一截枯骨,凄惨的月光洒在地上,地上是白色的,而这截枯骨却发出了淡淡的金色,我脑子轰的一声。“传说,舍利?舍利!!!”在三十多年钱物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,有得道高僧坐化圆寂后,就会有这种金色的骨头产生,也就是我们说的舍利,传说一些寺庙的佛像中就有舍利存在,当时还以为那不过是人们自认为那样罢了,现在却看到了,金色的,金色的骨头。而唔觉和尚也掏出了一样东西,红莲,玉做的那种红色的莲花。我也只是在书中见到过这种东西,是佛教的东西,今天确实见到了真真切切的东西,而且,一下再见到了两件……
    墓穴中的枯骨完全的爬了出来,他盯着老和尚手中的舍利,直直的走了过来,就像是机器人走路那样,死死地,老和尚念了一句;“阿弥陀佛。”突然暴起发难,举着舍利从上朝下砸向了那具枯骨,我从来没有见过老和尚的身手,他像是一个年轻人那样敏捷,而那枯骨也下意识的抬起了胳膊抵挡,就在两者接触的一刹那间,枯骨架破碎,成了一地骨灰,老和尚落地后低头念了一句“我来渡你。”唔觉和尚自顾的念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。”就在我们以为完事时,一个红毛生物却闪电般的从墓穴飞出,在正朝着我们的老和尚的背上来了重重的一击……


    那红毛生物一闪而逝,遁向了深深的太行山脉中。那一刻,我分明听到了老和尚后背传来的咔嚓的一声,我知道,那是骨裂的声音,老和尚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,尽管很少,但还是被我看到了,我还知道,老和尚把一大口血咽下去了。唔觉和尚悲叫了一声:“师傅!”老和尚要了摇了摇头,叹了一声,我走朝老和尚走过去,还没等我说话,老和尚说:“今晚没事了,不过是还没完,你们请山家吧。”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,老和尚拍了拍我的肩膀“前世种因,轮回必果。”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唔觉和尚搀扶着老和尚走了,我对那几个人说,咱们也回吧,那些人点点头,就这样我们一起走出了墓地,就在走到地头时,我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了一个红毛的生物,正在撕咬着一个人……
    没想到这一回头我又看到那个红毛生物,它又站在了坟头上,撕咬着一个人。我的心头剧震:”这不是,这不是今天死了的虎生么!”原来是被这东西弄去了。那红毛生物抱着他撕咬着,它那狰狞的脸上布满了血迹,没几口,半边身子已经下肚,血迹顺着伤口处流了一地,把整片坟头都染成了血红色。在凄惨的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显眼,我看的,不由得腿一软,差点跌坐在地上,我呼了口气,加紧了回家的脚步,因为我不知道,下一刻红毛是否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    就这样,我带着忐忑的心情走上了回家的路。远离了坟地的路上,我终于听到了夜游生物的声音,心里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终于离开了那该死的鬼地方。回到家里时,已是九点多钟,听母亲说,村长带人在山里已经找到了一个道士,我想这就是唔觉和尚嘴里说的山家吧。吃过晚饭,我躺在了我的木床上,看着阴沉沉的天空,今天经历过的事一幕幕从眼前划过。太多太多的疑问从我脑中浮现,自始至终,都太不科学了,我不知道,这些自然界,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,那些所谓的专家们,又会作何解释呢?或许,今天太累了,带着许许多多的疑问,我睡着了……
    早上七点多钟,一阵手机铃声传来:人潮人海中,有你有我,相遇相识相互琢磨……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我带着睡意,从枕头下摸出了手机,关闭了闹铃,继续蒙头再睡,可是,我发现我怎么也睡不着了,忽的,我看了看窗外,天,还是阴的。对了,今天有道士来啊。我的睡意一下子全没了,我迅速的穿好了衣服,跑出了院子里,我顿时惊到了,天,变了,半阴半阳,一边天空是乌云压境,一边天空没有云。而有乌云的地方,正好是山那边,也就是坟的那边……
    我看到的山那边,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压境,而我们村也被笼罩其中,阴阳天,“今天七月十六了”,我喃喃自语。我看了看坟地那边,更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气,让人看不清楚。母亲还在打扫着院子,我爬上了房顶,向坟头那望去,蓦地,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雾里穿梭,像是搅动着这一片大雾。我心头一紧,红毛生物……


    红毛生物还在。这一切就好像一个梦一般,如真如幻。我整了整思绪,想着昨天的点点滴滴,“哥哥,哥哥,村里来人了,村里来人了……”我低头一看,二虎正站在我家院子里叫我,“村里来人了,不会是那道士吧。。这么早?”我心想。“他们在村大队呢,我爸爸他们也在那。”二虎说道。我说走咱们去看看,我也正好想去看一看那道士什么样子,我拉上了二虎走向了村大队。
    当我到了村大队时,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,村里的男人们差不多都已经来了,人们七七八八在一块谈论着昨天的事,而那道士我还没看见。我就问我们村的人,那道士呢?村里的人告诉我说道士现在在村长家,一会就来了。我点点头,掏出一根烟递给他,“你见过那道士了么?”“见过了,是个年轻人!”“年轻人,年轻的道士?”“嗯,和你差不多年纪吧。”“……”我心里想着,这货不会是假冒的道士吧,三十来岁能有什么本事。我就这么一边郁郁的想着,一边等待着那道士的到来……
    随着一群人的簇拥下,村长陪着那道士来到了村大队,那道士不是穿着什么电视里演的道袍,一身干干净净的长衫,像是民国时期的那种衣服一样,道士斜背着一个包,我看到那包上有阴阳鱼的的案,包鼓鼓的,像是放了不少东西。再看那道士的脸,一脸冷峻,就似谁欠了他三百块钱似的。我不由得想,你就装吧,等会红毛吓死你,我也不知道,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大概是年轻人的通病吧。
    没一会儿,那道士开了口,“人不要去的太多,还是昨天的那几个人吧。”这道士已经从村里嘴里了解了昨天发生的事,就算他不说我也正好想去,或许此刻好奇心已经把那恐惧的心理压了下去,二虎抬起头,一脸天真地问道:“强子哥哥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?”我心里一颤,这世上的事,谁又能说得清呢?“哪里有什么鬼,不过是人们猜的!”可是,真的是这样吗?就连我也觉得可笑。
    匆匆的在大队吃了早饭,(大队管饭的,因为我们毕竟给集体办事的)我们一行人又登上去坟地的路,路过我的家门口时,我顿了一下说,“你们等等我,我回去拉上我的大黑狗”因为我觉得还是带上它比较好,心里踏实会踏实许多。出了门,那道士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大黑狗,没说什么,就又继续上路了。路上,我拉着狗,想着今天早上我在房顶上看到的事情,红毛生物究竟是什么东西?那道士会制服得了它么?那坟地中会不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?那里昨天的猫又是怎么回事?
    一路上,我们各自想着心事,因为谁都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?沉默一路,终于到达了祖坟地,这里大雾弥漫,十米开外看不见事物,我们站在地头上,没有进去,等着道士发话,不同于昨天的是,这里有了一些小虫子的叫声,不过听起来却更加害怕,因为昨天就见到了一些可怕的虫子,我身子一抖,打了个冷颤。却见那道士,先看了看周围,而后从他的包里掏出了罗盘,托在手上,他看着罗盘,说了句:早知道会这样……
    我眼睛盯着罗盘,只见,罗盘上的针头向下,“果然。”那年轻道士说了一句,我想起了那书上说的:罗盘指针向下,就叫做投针,也叫沉针,指针头向下,又代表有阴气介入,一般是指冤死和意处惨死的死灵。这处聚阴之地果然养了大恶灵,我的额头不觉已冒出了冷汗,道士从包里又拿出一个绿色的铜质牌子,有手机大小,上面有三个字:天师令。那道士把天师令一举,口中念道:急急如律令,天师助我一臂之力,说着他把令牌对上了不远的坟头,依稀之中,听见一声凄厉的嘶吼从墓穴中传上来……
    “厄啊……”


    我的大黑狗朝着坟头汪汪叫了两声,那道士把牌子朝天上一抛,那块天师令牌迅速的变大,变得有一辆两平大小,令牌成了透明的绿色,道士轻喝一声:“镇!”那坟头不在有吼声传出,我盯着墓穴,那令牌上的绿光把整片坟地的雾都驱散了,幽幽的绿光,把整个墓地映得格外阴森。我下意识的一缩脖子,目光又落在了那只罗盘上,前一秒,枕头还在上下抖动,下一秒,异变陡生,却见罗盘上的指针狂暴的旋转起来……
   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,对这罗盘的知识,我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,这是转针,代表地下有大凶大恶之灵,要尽快离开此地,不然会有大灾难发生。可是见到这道士的手段后,我又想看一看,再说,现在恐怕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。指针转的这么快,肯定有什么不世凶灵,这也验证了我之前那个猜想,这里,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除了红毛生物,肯定还有什么东西,又是一声凄厉的嘶吼传来,却见那天师令,有些松动的迹象……
    浮在坟头上方的天师令,开始松动,我再看那道士时,见他口中念着什么,我想差不多是咒语吧,这东西,我要是能听得懂,我也就成道士了,不知什么时候,那道士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剑,剑身上刻着繁复的符文,突然,天师令被道士收了回来,就在那红毛生物破土而出之时,道士后发先至,一剑狠狠地刺在了红毛生物身上,我看见了那红毛生物即痛苦又怨恨的表情,长着血盆大口,想要扑咬道士,却怎么也用不上力,道士手中捏着一张黄符贴了上去,那红毛生物不再动弹,铜铃大的眼中,渐渐的失去了光泽。随后,慢慢地倒了下去,接着化作了一堆白骨。
    红毛生物倒下了,按理说应该松口气,可是我觉得气氛更加的阴森了,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,我的狗不住的呜呜的叫着,冥冥中,我感觉,我们像是被什么东西盯着一般。就像我们平时觉得有人在看我们一样,而且我的这种特别强烈,我紧紧地攥着狗链,盯着墓穴的一举一动。那道士,站在那一动不动,右手握着宝剑,像是在等待什么出现一般,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的脸上,不再是先前的那般从容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凝重的表情,我知道,或许,一股狂风暴雨即将席卷这里……
    天空阴森森的,像是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铅云,微风把道士的衣襟吹得飘动,我们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坟头墓穴的方向。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我们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,就连我的大黑狗也安分了下来,瞪着硕大的两只眼,看着墓穴的方向。刹那间,只见无数碎片从墓穴飞出,撒落在地上,我瞳孔一缩,那是腐烂的棺木……
    瞬间,无数棺木碎片铺满在坟地上,随后昨天那密密麻麻的黑色白色虫子又往上翻涌,它们凝在一起,就像泉水一样翻滚着,直朝道士扑去,道士一剑朝前划去,我能看见,道士似乎是想把这股黑虫洪流拦腰斩断,奈何,就想抽刀断水一样,根本斩不断,道士一喝:“急急如律令,天师令!”令牌从道士手中飞出,朝着黑虫镇压而去,黑虫被震在地上不能动弹,眨眼间道士扔出了五道黄符,道士双手挥剑,五道黄符随着剑舞动起来,随后,五道符凝在了一起,道士一身暴喝:“去”五道黄符落在了黑虫中,燃起熊熊大火,越烧越旺,黑虫沾之即化!


    整个坟地都散发一股难闻的臭味,我不禁皱了皱眉头,再看那些虫子,差不多已经烧的剩下一小股了,火焰随着黑虫蔓延到了墓穴之中,道士皱了皱眉头,收了天师令,从包中又拿出了一个黄灿灿的东西,就像古代的印章一样,印章上趴着一只玄武。我想到了他的名字:玄武印。这是属于山家的东西,传说有镇压凶神恶煞,妖魔精怪。道士口中念了一句咒语,玄武印金光四射,快速放大,飞到了墓穴上空。“喀”一声巨响发出,一个绿人冲天而起,撞在了玄武印上。
    又是一声滔天巨响,震的我耳膜都快破了,绿人撞在了玄武印上发出了这样一种声音,我依稀看见,这是一个死人骨架,不过,上面长满了像苔藓一样的毛,上面还有粘液状的东西,看得我有点恶心,他不断的冲击着玄武印。这时道士一招手,罗盘飞到了他的手中,他右手握剑,在地上画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八卦太极图,就是八卦太极组合的那种,然后他盘腿坐在了其中,口中发出了晦涩难懂的音节,突然,我听到了金属的颤鸣声,是那把剑,这柄剑此刻光华大作。。。
    绿人在咆哮着,嘶吼着,他发狂了,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冲击着玄武印,这道士瞳孔一缩:“破!”宝剑带着风声朝着绿人呼啸而去,“哧……”绿人身上发出了嗤嗤的声响,一条手臂被斩落下来,就在我暗自欣喜时,却见那绿人的胳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。“靠!!”以前在电影小说里见到的东西竟然是真的。再生之力,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熟悉这个词汇,再生之力,怎么办,我的心慌了,这个年轻的道士真能镇杀这个绿毛怪么?
    我开始紧张看着这道士,他单手一招,宝剑飞了回来。“借你的黑狗用用,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的大黑狗的肚子就破开一道口子,血水像是受什么力牵引一般,顺着一条固定的痕迹朝道士飞去。只抽了少量的血,等我反应过来再捂狗的伤口时,却惊奇的发现,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口。再看那道士的剑锋上,已沾满了鲜血,是大黑狗的血,道士猛的一句咒语,这柄剑一分为二,而后越化越多,只见整个墓地的上空都是剑影,“杀”道士的眼中满是决绝之意,我明白了,这是最后一剑,成败在此一举……
    天空中的万道剑影,冲着绿毛怪斩去,绿毛怪张开手臂抵挡着,奈何根本挡不住这万道剑影,再生之力刚长出来就被剑斩去了,根本不给绿毛怪恢复的时间,眼看着绿毛怪就要倒下了,他仰天嘶吼起来,像是在表达他最后的痛苦,他声嘶力竭,震得这一片坟地都在颤抖,声音中彷佛诉说中某种悲哀,最后绿毛怪被剑斩的化为点点光华散了……
    道士叹了一口气后,就昏迷了,也许他真的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了,我们几个人赶紧把他扶起来,想摇醒他,可是,他依旧不省人事,我们决定还是先把他抬回村里。此刻,天上的阴云渐渐散去,一缕阳光照射下来。我感受到了丝丝暖意。回村的路上,我们几个人大口的呼着气,感受着劫后余生的美妙。可是,半路上,一直有三三两两的乌鸦叫着,让人的心情很不好,我的大黑狗往往的朝着他们叫了几声,就散去了。我摸摸大黑狗的头,这狗崽子,嘿嘿,还是顶点用的。。
    回到村里,我们找来赤脚医生,给他掐人中,扎针什么的,不久后道士醒来了。我们几个人都在他跟前,他无力地看着我们,“你……你们……都……都被……诅咒了……活……活不过……明天……”说完道士就又昏了。“都活不过明天……”如天雷贯耳一般震荡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……


    我眼前一黑,“活不过明天……”我的嘴里喃喃着,要死了么?就在那么一瞬间我想到了我那年迈的父亲和头发发白的母亲,他们还得需要人养活,还有我那可爱的小213,她还需要我照顾,没有了我,他们该怎么办?他们会不会被人欺负?以后他们谁来管他们?还有我那没出生的儿子怎么办?还有我的大黑狗……我的鼻子一酸,我闭着眼睛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淌落下来,在坟地遇到那么危险的事情我都没哭,遇到这人世间的亲情却禁不住落泪,我想,这或许就是我们需要用一辈子需要去珍惜的东西,抑或,一些人可能到死时不知道他这一辈子活着真正追寻的东西。(吓、扯远了……)我失落了,在这一刻,我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。就在我低头难过时,一阵惊慌的声音传来,“三庚子,三庚子……”
    我努力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朝门口跑过去,我拨开围观人们,只见一个老婆婆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,我问了一下,原来,他是从核桃树上掉下来的,我们村的大队门口有两棵核桃树,三庚子爬到树上摘核桃,失足从树上摔下来的,头着地,脖子都断了。刚才在路上还和我们说说笑笑的,“路上,我们……”我心头巨震,“是诅咒……”我脱口而出。
    “这诅咒,这么快就来了吗?”那年轻道士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盯着地上三庚子道。我跑到他前面,“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我摇着他的身子说道,他朝我悲哀的笑了笑,“我道行不够,尽力了。”不对,我分明看到他犹豫了一下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中分明闪过一丝犹豫之色。他肯定还有办法,肯定还有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求生欲望太强烈,我竟激动到这种地步,“你一定还有办法的,我知道你还有办法,你快告诉我们呐,你快告诉我们呐!”我狠狠的摇着他,而他只是任凭我摇着,一动不动,彷佛在思索着什么……
    良久,“走吧,或许我师父会有办法!”年轻道士对我说道,听到这句话,我就像一个频临绝境的获救了一样,事实上就是这样,我叫上我们一同守过墓的四个人,告别了家人,踏上了走向深山的路,临走前,大黑狗抱着我的腿,呜呜低吼着,或许这条通灵的狗已经发现了什么,我俯下身子,抱着它的头亲吻一下,“老伙计,等我回来。”我站起来,扒开它的爪子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等我到村口时,他们已经等我多时了。那道士看了我一眼,“人到齐了就走吧,别耽误了你们活命的时间,去得迟了,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们的命。”我们几人不由得精神一震,整了整衣服,随道士踏上了上山的路。
    我们都是山里人,脚力很好,爬山都爬惯了,所以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都没觉得累,一路上,我们谁也不说话,这次命悬一线,谁还有心情开玩笑,大家只盼着赶紧见到老道士,解开死咒,然后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,基本都是这种心事,毕竟,谁会不想要命呢?


    匆匆忙忙的,我们又赶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。来到了深山中,我们沿泉水而上,泉水哗哗的的流着,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进过这么深的山,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路,我们是踩着岸边的小石子走路,我看了看道士,他还在一身不吭的赶路,“还有多久就能到啊?咱歇会吧!”我气喘吁吁的说道,“想活命就别废话。”他冷冷的说了一句,一下就把我堵得没话说了。我只得继续跟着他埋头赶路,毕竟是求人办事,况且还是生死攸关的大事……
    大概又走了半个多小时,道士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山谷中,这里是那种由于地势山脉断层形成的山谷,山谷的上面长着密密麻麻的绿色植被,从外面看个版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,可是,这里什么也没有啊,就在我想问道士时,他双手一划,山谷中的一块石头就移开了,在我惊异的眼神中,隐藏在山洞了里的一个庙宇呈现了出来……
    我就奇怪了,隐藏的这么深的庙宇,当初我们村的人是怎么找到的呢?难不成我们村也有会奇门遁甲的高人?还有一切他们(道士)早已知晓,想帮助我们,故意让我们村的人找到,我想可能性大多是后者吧,电视里不是传说道士一处妖灭魔为己任么!我正要说话,却听见那庙宇里传来一声:进来吧!声音不大,有一种自然的亲和感。“走吧”道士领着我们走入了庙中。
    走入庙中,入眼的是三清的泥像,都是没有上漆的那种,青色的,这三清我知道,道士不是都信三清么?玉清元始天尊、上清灵宝天尊、太清道德天尊。因为信道教,所以这些知识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。大殿里站着一个头发发白的老头,胡子也白了,就像电视里演的张三丰的那样子,穿着蓝色的道袍,背上还画着一个太极图,那老人看着我们,说道:“没想到这怨灵这么恶毒,死到临头还下了这么一道死咒。
    我一听,激动地问道,“那……那我们还有救么?”那老头一捋胡须,“世间万物相生相克,相辅相灭。”“那就是还有办法破解?”我激动道……
    老头叹了一口气,像是在思索这什么,过了一会儿“罢了,老夫就帮你们解开死咒,送你们一场造化。”我们呼了口气,老头招呼我们坐下,然后开始为我们诵经,隐隐约约间,我又听到了那绿毛怪的大喊,可是不太清楚,一晃,老头站起身来,说:“你们走吧,我要闭关了。”这次死咒像是真的解了,一瞬间,我觉得彷佛有什么东西离体而去,说不清,也道不明……
    我的心情此刻应该是高兴的,可是我却笑不出来,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将要发生。“咳咳……”却听见老头一阵剧烈的咳嗽,小道士冲上前去,“师傅,师傅你没事吧。”“怎么回事儿?”我奇怪的问道,“还不是因为救你们伤了师傅的身子,你们以为你们的咒是那么好破的么?那绿毛怪穷尽最后生机给你们最下了死咒,把他毕生的怨恨都加在了这个毒咒里,师傅替你们把毒咒移到了他的身上,他自己一个人承受了下来……”“别说了……”老头又喝了一声说道……
    “可是师傅,你……”小道士紧张的说道,“没事,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,这次我会闭关,或许就会好了,或许,坐化……”老头又叹了口气,“这尘世还有什么让我好眷恋的呢?将来我的衣钵就靠你传承了。”小道士那张冷峻的脸终于变了,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。“唉,不哭,师傅这不是好好的么……”老头说道,那小道士含着泪重重的点了点头,嗯。
    “好了,毒咒已破,你们下山去吧!”说着他一挥手,我们已经站在山谷口。早已看不见他们的身影,我们几个人相互看了看,像是有默契一般,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,朝着庙宇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。
    我的心里狠狠的震撼了一把,在如今这个命如草芥,狗比人强的年代,我竟然见到了,也亲身遇到了这般感人肺腑的事,大恩大德叫我怎去报啊?
    我知道,这或许会是最后一次见他们了,我想,我永远忘不了,在这隐居的深山中,住着我的救命恩人,老道士和小道士。于是,我把他写成了一篇故事,以此来表达我深深的感激。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