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阅读网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主页 > 长篇鬼故事 > > 四灵村怪谈

四灵村怪谈

作者:鬼故事网  时间:2013-04-29 08:47
336x280, 创建于 10-8-19 广告位

      没有血的人
    我回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寝室里本来有四个人的,不过另外一个出去实习,大概走了一个星期。因为我们是学医的,所以经常会去偏远的山村考察,不过这一次似乎走得时间有些太长了。
    突然,我听到开门的声音。声音很小,持续了一会儿,又停止了。
    我正纳闷,医院鬼故事,紧接着又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东西摔倒的声音。急忙下床打开门,竟然是出去考察的刘伟。
    “喂,没事吧?”我推了推他的身体,抓起口袋中的手机正准备打电话,突、然,他抓着我的手,用着全身力气说,“寄……血。”说完,就不省人事了。
    学校派人带走了刘伟的尸体,在这个晚上,我经历了人生中最诡异的一幕,一个出去考察的人竟然突然出现在寝室里面,而且留下看似神秘的暗号后就死了。
    刘伟考察的地方,之前就听说过,那个地方挺邪门的,据说那个村子有传染病,但是过于偏远,一直得不到有效的救治。我们学校把这个村子设立为考察地点,刘伟他们是第一批。
    刘伟出事后,关于这个村子的情况就成了一个谜。
    不过,有人说,刘伟其实已经死了几天了。
    据说刘伟的尸体当天晚上就被解剖了,里面的情况令人吃惊。尸体呈严重的腐烂,这是死过几天后的征兆。
    一个死人是怎么回来的?
   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能去考虑这些问题了,明天我就要出发,但是我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。
    寝室的另外两个人已经睡着了,寂静的房间内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。
    我找了找,竟然是刘伟的手机,那天晚上他的手机掉在地上,被我捡回来了。
    是一条彩信,发件人叫林宇,好像是和刘伟一起去考察的学生。
    你回去了吗?快叫人救我们啊。我已经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了。他们还在追我,我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    文字的下面插入了一张图片。
    很不清楚,应该是拿手机随手拍的。一片空地上,密密麻麻地站着很多人影,天色太黑了,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发出亮光。
    像是晚上野兽的眼睛,闪烁着吓人的红光。


    地图上消失的树子
    四灵村是一个偏远的山区,背后靠山,交通很不便利。
    这趟公交车比我想像的还要颠簸,在进入大山内的一个小时后,车子终于缓缓停下来了。
    下车之后,公交车缓缓发动,最终淹没在来时的雨夜中。
    终于到了,我抬头看了看,一块牌子上写着“四灵村”三个大字,看来确实是这里了。
    不过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,村子里安静得可怕,可能乡下都是这样的吧,农民睡得比较早。
    我迅速冲进村子,在屋檐下躲着雨。不远处好像有个人影,不过没有打伞,还没等我叫住他,人影就消失了。
    我还在纳闷,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回头一看,竟然是一个农家女孩。
    “你也是实习生吧?”她突然说。
    “是啊。”来这里之前老师说过,会有人接我,想必就是这个女孩吧。
    “你好,我叫王可,你可以叫我小可,你今晚就在我家睡吧,我带你去。”说着,她递给我一把雨伞,慢慢走进了雨幕中。
    看来,那帮实习的家伙过的也不差嘛,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陪着。我心中暗暗地想,却突然发现,周围竟然全是一个个经过的黑影,他们抬着东西,风吹过的时候,盖在上面的布被掀开了一角。
    竟然是个死人。
    “小可,旁边的这些人是村民吗?”在转过几个弯之后,我问。
    “有吗?”小可转过头看着我。
    我觉得是自己神经过敏了,空荡的村子里似乎就我们两个人,寂静得让人心中抓狂,周围除了死一般的房子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    她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房子,快速走了过去。
    小可还有一个父亲,他们不是本村人,不过却一直生活在这里。
    在收拾好行李之后,我询问着他们村里的情况。
    “王叔,你还记得上一次来你们这里实习的学生吗,他们人呢?”
    王叔看了一眼窗外,反问道:“不是都回去了吗,要不怎么让你来了?”
    我正要说话,突然听到外面好像有声音,外面的树丛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。
    王叔继续说道:“你就在这儿好好考察吧,注意啊,一定不要去村中央的那栋房子,那是我们村里祭祀用的,外人是不许靠近的。”
    我答应了一声,继续和他闲聊,大约十点过了,我打了一哈欠,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。
    手机基本没有信号,也就是说,这个地方和外界断了联系。我从随身包里找出了专业的地质地图,本想找找这个村子的地理位置,可是地图上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村庄。
    屋外传来惨叫的声音,一声接着一声,持续了几分钟,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    我正纳闷儿,突然房门被打开,一个黑影匍匐在地上。我愣了一下,黑影猛地扑了上来。
    我抓起手机,接着微弱的光芒,出现在黑暗中的是一张人脸。
    竟然是一个人。他一把按住我的身体,牙齿朝着我的脖子咬了下来。我迅速歪着头,牙齿咬人肩膀里,瞬间鲜血飞溅出来。
    黑影像是受了鲜血的刺激,再次咬向我的脑袋。
    这次完全没有机会躲闪了。
    那个人突然从我身体上滑落下去,站在他后面的是王叔。
    王叔甩了一下斧子上的鲜血,将尸体扛在肩上:“明天你就离开这里吧,你不该来这里。”


    噩梦的开端
    那一晚上我没有睡好。
    一直坚持到第二天,也不敢问什么,迅速收好了行李。
    小可走进了我的房间:“你怎么要走啊?”
    “啊,家中突然有事,必须要回去。”我一向不会撒谎,不过她好像没有怀疑。
    “不过,客车明天才会来啊。”她认真地说,“我们这里比较偏僻,所以客车隔一天才会来一次。”
    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昨天我爱到坏人的袭击,他要杀了我啊,幸好你父亲及时出手,要不然我早就死了。”我说。
    “我父亲?你在开玩笑吧,他去世好几年了。”小可说。
    我大惊:“可是昨天有人真的在我的房间内被杀了,你看地上。”说着,我看向地面,才突然发现原本残留在地上的血迹已经不见了。
    这个村子里没有人。
    当我早上再去这个村子里闲逛的时候,这是唯一给我的感觉。
    空荡荡的大街上似乎就我一个人。每家每户都是紧锁着大门,门口的空地上留着像是坟墓的土包。一连看了几家,终于走到了村子中央。
    那是昨天王叔告诉我不要去的地方。那栋房子像是一个巨大仓库,没有窗户,就像是一个铁皮的盒子,被封得严严实实,完全看不见里面有什么。
    我绕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,正要离开,突然觉得这里很熟悉。
    是那张照片。我拿出刘伟的手机,翻找着那张照片,对比之后,更加确定。
    林宇发出来的照片背景就是这里。
    转了一圈回来后,小可已经准备好午饭了。
    “小可,这个村子里没有人吗?”
    她看了我一眼:“不瞒你说,这个村子里的人得了一种怪病,他们一般早上不出来,只有晚上出来。”
    我低着头,无意间看了一眼角落,顿时感觉身体一阵震悚。
    那是一支烟头。
    “小可,今天有人来过吗?”我谨慎地问。
    她奇怪地看了看我,慢慢说:“没有啊。怎么了?”
    “没事。”我强作笑脸。
    我甚至推测,王叔并不是几年前就死了,而是昨晚被人杀的。我捡起床底下的烟头,上面的唾液痕迹很明显,那么可以推断,王叔昨晚所说的话不过是为了应付潜藏的敌人,林宇还在这个鬼地方。也许只要找到他,就能解开这里所有的真相。
    那么,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那里了。
    我透过窗户,看着村中央那个密不透风的禁地。


    真相背后的恐惧
    敲门声想起,小可走了进来,她有些犹豫地说:“你不是要考察吗?我可以带你到村长家里去,他那里有很多关于村子的历史资料。”
    “那太好了。”我顿时来了兴趣。
    两人走在荒无人烟的乡村道路上,那种安静已经让人感觉到诡异。走了一会后,她在一栋民房前停了下来,“你进去吧,我还有事。”
    我犹豫了一下,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姓张的村长把我带进里屋,桌上已经摆放了一些书籍。
    我听到他阴沉地说道:“你是在小可的家里住吧?她家也是不容易啊,就她一个孩子,早年还死了爹。”我附和着叹了口气。
    “村长,今晚的……”这时,一个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。张村长说了一声失陪,便退出了里屋。我偷偷跟了出去,躲在门口偷听着谈话。
    那个人背对着我,说着一些完全听不懂的方言。说了一会儿,村长点了点头,那个人转过身,便要走。这时,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。
    我感觉整个世界在颠覆,他的脖子背后留着一条长长的伤疤,那是昨晚被王叔的斧子留下的。
    那个死人复活了。
    我急匆匆地回到书桌旁,听着脚步声一点点儿接近。
    那个声音在门口停留了一会,最后渐渐变远。
    好像离开了,我松了一口气,看着桌子上的那堆资料。
    据资料上说,这个村子的村民一年前得了一种奇怪的遗传病,校园鬼故事,厌光症。村民以为这是妖魔附体,于是每年的特定时候,就会举行驱鬼的祭祀活动。而祭祀的形式就是:活祭。
    回到小可家后,她一人坐在家门口发呆。
    “该告诉我真相了吧?”我看了看周围,确认没有任何人之后,悄悄地对她说。
    “什么真相?”她的眼睛看向了别处。
    “王叔是昨晚被杀的吗?我今天在角落里发现了烟头,但是你却告诉我没人来过。昨晚也是,王叔说那几个大学生已经回去了,其实是因为昨晚屋外面有人在监听,所以王叔并没有说实话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们并不是本地人,为什么会一直留在这个鬼地方?”虽然这还不是全部的疑问,但是总该是有个答案的时候。
    小可突然哭了起来,她把我招呼到屋子里,紧紧锁上了门。
    “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的村子。我和父亲是一年前搬进釆的,原本这里并不叫四灵村,而是叫死灵村,这是个被诅咒的村庄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调整了一下情绪,继续说,“我父亲是一个医生,因为对这种疾病感兴趣,所以才来调查的。谁知道刚来的时候,村民对我们很好,但是过了一段时间,我们经常听到村中央的仓库里传来惨叫声。父亲好像也调查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村民们不让我们走了。他们监禁了我们,让我们帮助他们接待来的人。可是父亲却不愿听他们的,经常把来村里的人送出村庄。”
    “也就说,那些大学生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村子?”
   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,转身进了里屋,拿出一本手抄的笔记本:“那些人被送到了村中央的仓库里。这个是父亲留下来的,他说一定要交给外面的人,上面有他发现的秘密。”
    我翻着笔记本,不过最后的几页被撕下来了。
    本子上写着,这个村子里的村民在一年前就因为瘟疫都死光了。那么,我看到的村民到底是什么呢?


    午夜的活祭
    一切的答案似乎都留在了晚上。
    午夜,我看着窗外的黑影在渐渐变多。他们行走在黑夜中,像是僵尸一般向村中央涌去。
    我偷偷躲在旁边的树丛里,跟在他们后面。
    他们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仓库前的空地上,在最前面的台子上,站着早上的张村长。
    他们一动不动,无数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一闪一灭的。和林宇拍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。
    我感到有些害怕,这时,从台上丢下来一个东西,瞬间,这些村民聚集过去,随后,就是刺耳的惨叫声。这就是所谓的活祭吗?
    我从旁边绕了过去,在仓库的后门前停了下来,迅速溜了进去。里面很黑,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金属盒子,无数的粗管道连接着这些盒子,通向四面八方。
    我朝里面望了望。
    里面竟然是活人,从他日中慢慢呼出气体,在玻璃表面变成雾气。
    我一边抑制哆嗦的身体,一边寻找着林宇的影子。
    在最后排的盒子里,我找到了他。
    表面的玻璃被砸碎了,林宇抖动着身体,几乎绝望地看着我。
    “你是林宇?”虽然只是走之前专门去找过他的照片,但这个人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子,只有他才能告诉我全部的真相。
    他虚弱地点了点头,赤裸的身体大大小小全是针眼。
    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 “是一种寄生虫,吸取人的血液,但是却能保证人的身体不会腐烂。”
    这时,我才突然想起了刘伟临死之前的神秘暗号,竟然是这样。
    “我们在这儿考察了几天,每天早上都没看到任何村民,但是晚上他们却出来活动。于是,某天晚上,我们打晕了一个村民,抽取了他的血液,做了一个基本的检验。血管里的血液全是那种神秘的寄生虫,我们本想告诉带我们一起来的老师,结果却发现他失踪了。你知道为什么这个村子这么安静吗?那是因为周边的活物都被他们吃掉了。之后的某天晚上,他们举行了活祭,祭品竟然是那个老师,他也被吃掉了。”
    “那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的?”
    “他们把误入此地的游客和实习的学生囚禁在这里,鬼故事,饲养起来,供应村民食物,也就是人类的新鲜血液。”
    竟然是这样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    “刘伟在王叔的帮助下逃跑了,我被抓了进来。不过,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了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小声地说:“王叔发现了一颗神秘的种子,被他藏在了家里,据说只要吃下去的话就不会被这些寄生虫寄生了,可惜我们一直没有找到。”
    “对了,小可说不定会知道在哪儿。”我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了活下去的希望。
    “小可?是和你一起来的吗?”他困惑地问。
    “就是王叔的女儿啊。”
    “王叔家里不是就他一个人吗,哪来的女儿啊?”他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
     残酷的直姻
    突然,安静的仓库里响起了细细的脚步声。
    下一秒,小可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    “快跑!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一把抓住我的手,向门口跑去。身后,村民的身体瞬间挤满了仓库,林宇被淹没在人海里。
    “赶快逃出村子吧,要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 “不,去你家。”
    我们回到她家,紧紧锁上了大门。
    没一会儿,村民就挤满了小院子,“砰砰”的砸门声撞击着我俩的心脏。
    “你父亲应该发现过对付这些村民的方法吧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    “那个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碰的。我们以前试过,不只是这些村民,连普通人都会受到影响。”
    “什么影响?”我看着她走进里屋,紧跟着走了过去。
    她打开面前的柜子,鬼故事,一颗闪着金光的种子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    “就是那个叫刘伟的下场——被吸光全身血液后,成为一个活死人。”她平静地说。
    “那么,最后一个问题,你到底是谁?”全部的疑问都解决了。
    “我是谁无所谓。”她看着我慢慢将种子放人口中,惨笑着说道,“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来了。”
    外面传来了咆哮声,狭小的房间内被挤满。
    我一把抢过种子,吃了下去。同时,门被撞开了。前面的人大笑着说道:“真正的祭祀终于完成了!”
    这个人竟然是林宇。
    “看来,真相果然是我最不想看到的。那么,请告诉我吧,吃下去这个种子到底会发生什么?”我苦笑了一下,看着、旁边的小可。
    “你和这枚种子一起消失,之后,就是这些活死人的天下了。”
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。那么,一切都清楚了。其实我之前就一直很奇怪,你是如何在这个完全没有信号的地方发彩信的,刘伟又是如何一个人逃出来的?”
    “洗耳恭听。”
    “我想那是因为你跟着刘伟一起回到了学校,之后才发了彩信。我想你们来到村子后,发现了村民的秘密,也发现了王叔种子的秘密,这么明显的地方你竟然说没找到,没有比这更糟的假话了。你很聪明,让刘伟先去试,结果他立刻受到了影响。”
    “没错,我和他们做了交易,带更多的试验品来。故意将刘伟放了出去,为得就是吸引更多的人来。”


    “不过,既然王叔有这个王牌,鬼故事,为什么他一直没用呢?这也困扰了我很长时间,直到我看了村长家的资料。这个村子几年前受到了瘟疫的袭击,一年前,王叔一家来到这里考察,恰恰在这个时候,发生了死人复活的事件。那么再把之前的一联想,答案就很清楚了。”
    我看到林宇的笑容变得僵硬:“那是因为第一个被感染的就是王叔家的女儿,就算王叔知道能用种子杀死这些活死人,不想失去女儿的心情也让他放弃了。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能在这个村子活这么长时间的原因。”
    “其实,你有一点推理错了。并不是因为那个种子,而是因为,他是唯一一个能不受种子影响的人。在你出现之前,村民必须留住这个希望,直到找到下一个不受影响的人。当你来这个村子后,我们发现你竟然能看到母体,母体是其他人都看不见的。所以,把所有的赌注都下在了你身上,当天晚上就杀了那个家伙,然后陪你演了一场戏。不过,就结果看来,还是相当令人满意的。”
    “我来的那天晚上看到的人影是你,撕下王叔笔记最后几页的也是你?”
    他自信地点了点头:“你来这个村子之后,就一直受到监视。王叔的笔记最后几页就是记录的种子使用的方法。今晚让你见到我,让你跑到这里来吃下种子,都是计划好的。”
    “我还不想这么早死呢。”我取出含在嘴里的种子。
    “你、竟然……”他惊讶地说,“不过,我们人多。”
    “该结束了。”旁边传来了小可的声音。
    她突然抓起我的手,种子顺着手的摆动而滑落在她的嘴中。
    瞬间,眼前的村民一个个倒在地上。我看着林宇疯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最终化成了一具干尸。
    “其实,我很早就想这样了。父亲一直不想让我消失,所以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把那些误入死灵村的游客送出去。谢谢你能帮我结束这一切,我一直在等能亲手把这枚种子送人我身体的人,如果我碰到这个种子的话,那么这最后的希望都会消失。我父亲应该已经在等我了,再见。”
    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,终于消失在清晨第一抹阳光下。
    尾声
    当我再次走在死灵村的小道上时,这个村子又恢复了来时的寂静。
    坐上回家的公交车,回头看向这个村子时,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:这一切发生过吗?
    也许吧,至少有些人终于可以安息了。

500*200,创建于2012-3-22广告位